好看视好看视频下载app下载

卡宴的车门打开的时候,秦晴和小兰的手其实都在悄悄的握紧,哪怕尤闲的眼睛正盯着那卡宴,他的耳朵里面,却听到了来自韩静的紧张呼吸声。

原来,韩静比他们要紧张,她那不以为然的态度,其实都是装的。还是那个规律,在突发事件出现的时候,女人往往比男人要容易情绪激动。

而后,尤闲看清楚了卡宴车的情况,一个脸色惨白,但极其漂亮的女人正虚弱无比的靠在一个中年女人的怀里,那淡到了极点的嘴唇颜色,还有一个悬挂在上面的血袋,这让尤闲还能说什么啊,这不都跟韩静的估计一样嘛。

蓇蓉毒所害,并且大出血状态中,那本该乌黑的秀发里面一缕缕的银白色,尤闲只能轻轻的叹了口气,他不得不服啊,为了套出一个解毒方法,这可真是下了血本了。这女人漂亮成得都快赶上他的秦晴了,再加上这虚弱的病美人的感觉,只怕是个男人都会控制不住的去心疼吧。

现在他就有点心疼,因为他觉得这可能有两种不同的情况。第一种,这女人本来就是猪头家的人或者猪头家培养的人,为了套取治疗方案,甘愿做出牺牲。因为目前大家都知道他是个爱钱也爱美女,有时候很容易控制不住就跟美女那啥的人。

而且只要他那啥过的女人,目前来说,他都会尽力的去对她们好,这无疑被某些人看做了是他的最大弱点。可笑的是,没有人知道,他却已经慢慢的开始恢复那自控能力,而且真要是算计他的,他也真不会客气。

而第二种,就是这个女人或许并不知道真实情况,只是给猪头家利用了,尤闲的心里更希望是第二种情况,毕竟这么美的一个女人,如果跟猪头家那啥,有点暴殄天物的感觉。

“尤先生,这个是我们夫人最好的闺蜜,前几天突然就开始出现例假不正常的情况,大出血,怎么也止不住,而且还头发看着看着就白了。我们的夫人很着急,也很心痛,可巧了,听说您几天前还就是给人治疗过类似的病症,所以夫人就让我们送她来找您看看,希望您能够大发慈悲,救她一命。”管家显得很紧张,但也不无期待的说道。

还大发慈悲,当他是菩萨啊?装得也太过了点吧?尤闲心里暗暗骂道,但脸上却故意露出了凝重的表情,然后他严肃的问道:“这种可不是病,而是被人暗算了才会有的,谁对她下的手知道吗?”

“我们还在调查。”管家苦笑着说道:“就几天前,我们那会所出事,不知道您是否知道,会所给人烧了,还好多人受伤,她也正好来看我们夫人,她是被关在了地下室里面的,我们费了好大劲才把她给从下面救出来,当时就已经大失血昏迷了。”

就特么的没有一句实话,尤闲才不会相信华姐她们安排的人会把一个人关在起火的会所下面。而那些去对付会所的人,只怕也不会舍得对这么一个漂亮的,而且娇滴滴的女人下手,所以,这纯粹就是在编。

“查吧,尽快查清楚,我也一直在追这个事情,这种情况可不是病和伤,是一种毒,一种传说中非常可怕的毒,我还在找到底是谁在用这种毒害人。而且目前治疗这种毒,我也只能说是尽量的在治疗,出血的问题,我可以慢慢的调理好,但那毒对人的精神和思维造成的影响,我还没有找出最合适的方法。”尤闲也开始演戏,他苦着脸说道:“不过还有一个麻烦事情,我今天必须要去泡个温泉,否则我的也得出状况。”

我在乖乖

“您出什么状况?”管家一惊,跟着脸色就开始难看起来了。

“到了地头再说吧,跟我们的车走。有些话,到了我再告诉你,这里不太方便。”尤闲苦笑着说道:“反正就是阴沟里面翻船了,这回吃了点亏。”

“好,您如果要我们帮忙,您尽管吩咐。”管家说道,而就在管家说完的时候,尤闲就开始使劲的咳嗽,演戏还不会,说演就演。

车再次开始往前面开,而卡宴也跟了上来,不过这个时候,尤闲却是在挨掐的,他两个宝贝一开始给他那咳嗽吓到了啊,要知道她们两个可生怕他有任何病痛闪失的。

“说了都是装的嘛,装个咳嗽还不容易。不这样说,他们绝对的纠缠,我还从来就没有去泡过温泉的,又是跟你们两个一起去,机会难得啊,可不能给他们搅了。”一边龇牙咧嘴,尤闲一边还乐。

“也就你们两个傻大姐会上他的当,他其实最狡猾了,眼珠子一转,那鬼主意就直冒。”韩静笑着说道:“哎,我这便宜师兄啊,我问你,你觉得刚刚那个人的话,可信不?”

“打死也不能信,谁信谁就得给他们玩死。如果那个女人只是什么夫人的闺蜜,那么你们就肯定会阻止她出现那样的事情,因为你们不会愿意伤及无辜,这我老早就看出来了。再说了,这直接来路上堵我,本身就很可疑好不?”尤闲嘿嘿笑着。

“我也觉得很可疑,一个那么漂亮的女人,一般情况下,别人都不会舍得下毒手的,更不要说是用蓇蓉毒来害。那毒应该提炼起来很不容易吧,韩静姐,别人用那种毒害人,总得有目的,而且最后要下毒的人得到好处才对,那为什么要用在她身上,然后再由他们送这坏家伙这里来治疗,那治疗的过程和方法,下毒的人怎么知道?”秦晴说道,她的想法倒是很直接,而且是直接找到了问题的根源。

“那个女人看起来显得很虚弱,但我看她的眼神,还有她的外形,我觉得她不是一个柔弱的女人,她肯定是练家子,一个练家子,又在那个会所里面,怎么可能轻易的被人关在地下室而没有逃出来?”小兰这时也说道,就在尤闲不解的看着她的时候,小兰轻轻的一掐他的,嘴里低声嗔道:“笨蛋,我刚刚留意了一下,她的手看起来很细长,但筋有点明显,应该是练剑术的人。”

坑啊,尤闲发现自己还是不够细致,当然,隔这么远,然后他又只顾着看人家的脸蛋的漂亮,不,看气色,怎么可以说看漂亮呢,他居然没有留意别的地方去了。

“听到了吧,你啊,就只记得看人家的脸长得漂亮去了,你们男人都这德性。你看你的两个宝贝,一下就说出了重点。”韩静在前面得意的说道:“行了,告诉你们一个内幕消息,猪头家这几年跟鬼子的联系很多,而且最开始发现野生蓇蓉的,也就是鬼子,我们一直怀疑,那野生蓇蓉其实就是鬼子偷偷种的。还有,刚刚那个女人的气质,我看也不像我们国内的人,她的眼神,有点内媚。”

“啊,难道是个女鬼子?”尤闲一惊,跟着他就问道。剑术,好像时下国内的女孩子很少学那个吧,倒是鬼子那里的女人,有时候还就是学剑道的,这么说来,还真的有点可能。

“我看无外乎就是个美人计,而且你们男人不经常在网上叫嚣着要找鬼子报仇,要弄他们的女鬼子吗,你以前也在网络上面的新闻里面瞎起哄过,现在他们就给你找了个女鬼子了。”韩静打趣道。

疼啊,尤闲立刻就被两个宝贝同时掐了,可就是他龇牙咧嘴的时候,秦晴却又一松手,然后她说道:“应该不会,上次在会所里面,我老公已经表明了,他不喜欢女鬼子,而且他还是很厌恶鬼子的。另外我也听人说过,猪头家曾经安排过一些外室生的女孩去鬼子那里留学。”

还有这样的事情,尤闲脑子里面直接给这反转得有点发懵了。猪头家难道不知道国人恨鬼子啊,哪怕是外室生的,这有心人知道了,也容易诟病好不?

“不管了,到了那里,再安排人查实就是,现在他们估计还是试探为主,我估计那抱着她的中年女人在尤闲给她治疗的时候,会使劲的记尤闲的每一个手法。尤闲,上次华姐给你的那一闻就让人睡的药,你们带了没有?”韩静问道。

一听韩静这么问,跟着秦晴就立刻一拿她那个手包:“在,他说的,一直带着,遇到不能用蛮力对付的人时就用。”

“他还让我们做了一瓶类似的,我也是一直放在了包里。”小兰也说道,得,还就这么巧,两个宝贝都带了。

“那就好,到了那里,用了药之后,我让一个老师太来看看这女人到底是个什么来头,哼,跟我们玩心机,玩死他们。”韩静得意的说道。

“老师太,谁啊?”尤闲不解的问道,师太应该是个尼姑吧,这搞什么啊,华姐他们到底还有什么人啊?

“急什么,到了那里,你就可以知道了,而且这回你打破了常规,一些老一辈的都对你好奇了,估计现在那里已经去了好几个了。”韩静咯咯笑着,而且她居然还白了尤闲一眼。

尤闲开始发发懵,他觉得自己好像又上了一条贼船……好看视好看视频下载app下载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