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曜看着躺在床上的念穆,她的确不能自己来。

   但是药放在这里,不是为了让病人自己上药的,而是方便护士等会儿过来查房的时候,一并上药的。

   为了避免慕少凌粗手粗脚的给念穆上药导致留疤痕,司曜清了清嗓子,提醒着爱妻心切的某人,“这个药放在这里,等会儿会有专业的护士过来帮忙上药的。”

   慕少凌打开药瓶的动作停在那里,一记责怪的目光落在他身上,“不早说。”

   “这事情还用说吗?昨天护士把药放在这里的时候也没叮嘱过你要帮忙上药吧。”司曜一脸无辜。

   慕少凌虽然想要帮念穆,但是在这方面,自己的确不是专业的,要是弄伤了念穆留下疤痕就不好了。

   所以他也没顾着自己的面子,而是选择把药放回去。

   司曜又八卦道:“今天怎么感觉李小姐的脸色不太对?”

   “宋北玺的原因。”慕少凌说道,“昨天宋老爷子放出了消息,宋北玺跟明家千金即将联姻。”

   “哦,原来这件事,我说呢……”司曜看了一眼好友,又看了一眼念穆,贼兮兮说道:“连宋北玺都要结婚了,你还让自己的老婆在外面,合适吗?”

   慕少凌狠狠瞪着他,哪壶不提提哪壶,“你是没事做吗?”

   “不不,我有事做,这不是在查房吗?念教授,既然你没觉得有什么不舒服的,那我去别的病房查房了。”司曜刚刚就是想皮一下,没想着要惹怒慕少凌。

   森林里的芭蕾姑娘让人着迷

   说完,他便脚下抹油,马上离开了病房。

   念穆看着司曜离开病房的背影,沉思着。

   她知道假阮白已经死了的事情,然而没想到的是,慕少凌还隐瞒了司曜等人……

   他这样要隐瞒多久……

   慕少凌看着念穆若有所思的模样,想着肯定是司曜的话引起了她的沉思。

   “饿了吗?”他问道,打破了沉默。

   念穆摇了摇头,在手机上打着,“我还不饿。”

   “不饿也要吃东西,我已经让人把早餐往这边送,还是粥,不过不会像昨天那个粥那样的浓稠,味道也会比医院餐厅的要好吃。”慕少凌说道。

   念穆感受着他的细心,这份细心,如果她此刻是阮白的话,该多好。

   “谢谢。”她不知道要说什么,只能在手机屏幕上打上这个字。

   毕竟,慕少凌现在对她好,完是因为,自己受的伤,跟他有关系。

   慕少凌看着她礼貌而疏远的道谢,脸色一沉,没有继续说话。

   木门再次被推开,护士端着一些上药的工具走进来,“念女士,要换药咯。”

   慕少凌闻言,主动让出床边的位置。

   护士把托盘放到一边的椅子上,拿着剪刀剪开了念穆额头上的纱布。

   她的伤口在急诊那边清洗过后便包扎好送上来的,慕少凌还没见过她伤口到底有多深,只是听着司曜说不深,才放心下来。

   然而此时,见到护士解开纱布,看到开始在愈合的伤口,他的心脏还是难以避免地纠在一起。

   护士看到伤口上的结痂。惊讶道:“咦,这个伤口已经在结痂了?这愈合能力也太强了吧,这是我第一次看见愈合得那么快的伤口。”

   念穆知道,这是恐怖岛的药的影响,只要没有认折腾,伤口处理好以后,都会比普通人要更快的愈合。

   毕竟那种药,能控制人,也能治愈人。

   护士拿起碘伏,一边帮她清洗伤口一边问道:“念女士,这是您体质的原因吗?”

   “我不清楚。”念穆打字说道,碘伏在伤口上清洗着,冰冰凉凉的,有点点刺痛,但是还能够忍受。

   “那你以前的伤口也是比较快愈合吗?”护士继续询问道。

   “这个我没太注意过。”念穆继续打字,感觉到慕少凌的目光一直在自己身上没有挪开过,微微忐忑。

   他会不会发现自己的异常?

   之前他们抓了那个假阮白,肯定对她的身体血液有所研究过,如果他们发现假阮白身体所含的物资带着治愈功能的,会不会因为护士说的这句话,而引起怀疑?

   念穆的心挺虚的。

   病房门再次被推开,司曜探了个头进来,刚刚查房的时候他碰到警察,听见他们说要通知慕少凌,他便说知道慕少凌在这里,专门跑过来通知道:“少凌,警察来这边了,正在找你。”

   慕少凌回过头看了他一眼,他什么时候还当了传话筒?

   “我先去那边。”他回过头,对着念穆说道。

   因为额头在上药,念穆眨了眨眼睛,表示自己知道了。

   慕少凌离开病房后,护士快速替她擦药又把包扎好,看了一眼门口,慕少凌还没回来。

   她低声询问道:“刚刚是不是在担心?”

   念穆一听她故意压低的声音,警惕起来,看向护士。

   “你是在担心,慕少凌会把你跟恐怖岛联系在一起吧?”护士勾着嘴唇笑着说道。

   念穆没有回答,也没有用手机问,因为不用多想,就知道这个人肯定是阿贝普的人。

   “老板说了,你做事太慢了,今天我故意说这些,就是给你一个警告,要是你继续这样拖沓下去,那老板就会改变计划,让慕少凌知道你是恐怖岛的人,到时候,你觉得你的命运会怎么样?”护士继续说道。

   念穆沉默着。

   若是让慕少凌知道自己是恐怖岛的人,但是他不知道自己也是阮白,下场将会是怎么样,不用她提醒,自己也知道。

   应该是跟那个假阮白一样,被逼供,然后死亡……

   阿贝普的意思就是,要么她亲手解决掉慕少凌,要么就被慕少凌解决掉。

   没有两其美的办法……

   护士慢悠悠地收拾好一切,“别想着去找别的办法,没有的,老板派了好多人跟在你的身边,他们都隐藏得很好,你没有办法察觉的,要是不想这样死了,留你的宝贝女儿孤孤单单地在恐怖岛活着,就乖乖的听话,把事情的进度加快一下,你知道的,老板的耐心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