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状,小艾惊愕极了,她早就猜到窃听的芯片和乔夫人有关,但是她不说出来,只是不想让乔铭赫为难。

但是冷叔叔突然这样,相当于是要逼着他面对和处理此事。

而乔夫人本已经出了庄园,住到乔氏集团下的酒店里面了。

如果还要让乔铭赫去对他母亲怎么样,小艾肯定是不愿意的。

那个人是乔铭赫的亲生母亲,她如何能看着他去对付他的亲生母亲。

小艾赶紧的过去,拉住要出去的乔铭赫。

无声的说道:“这次算了吧,我们就当一切没有发生。你妈妈再过份,她也是你的妈妈。她现在都已经不和我们住一起了,我们就不要再计较了。”

说完后,见乔铭赫并没有回应自己,小艾以为他是没有看懂自己的唇语。

赶紧的就拿写字板出来,写字给他看。

看着小女人写的这些,乔铭赫愈发的觉得小艾的心善,愈发的觉得她的大度。

一旁,冷傲天冷冷的开口了:“小艾,你确定?乔铭赫他妈,可就是早就握准了你肯定会站在乔铭赫的立场为他着想,才会如此般肆意的欺负你。”

冷傲天看着眼前这情况,小艾绝对是会拦下乔铭赫的。

阳光女孩

他这么做,并不是一定要逼乔铭赫去对他的母亲做什么,只是想让乔铭赫看清楚,小艾和乔夫人一对比,谁善良谁可恶。

“算了,我们小艾的心里有乔铭赫,做什么事都为他着想,这也是顺理成章的。我们就不要插手了!”海婳此时开口说道。

两个人,其实有点像是在唱双簧。

乔铭赫何其精明的人,他岂不知道这一点。

岳父岳母并不是真的要逼自己,而是让自己看清楚事实。

以后再遇到任何事,都要去相信和维护小艾。

其实并不需要他们如此耗费心思,小艾在自己心里的位置无人能取代,相信和维护小艾,是理所当然的事。

小艾见乔铭赫仍然没有说话,怕他还是会去找乔夫人。

把他拉回到沙发上坐下,然后写字道:“这些是乔夫人离开庄园前做的事,她现在可能已经想清楚了。我们都不要再去追究了,过去就是过去,过好以后才是最重要的!”

“是啊,小艾说得对,我虽然对你妈妈也意见颇深,但是这个时候,你还是不要再去找她了。她一个人住在外面,也颇为辛苦的!”海婳这话一出,冷傲天便不会再逼乔铭赫了。

小艾看着身旁那个权势滔天,从小养尊处忧的男人,却是为了自己的事,被冷叔叔如此冷脸相对。

她很是心疼,要不是为了自己,他应该也不会如此的忍气吞声吧!

他也不会有如此为难的时候吧!

“老公,对不起!”小艾伸手去抚平男人那微皱着的眉头,无声的对他说道。

这下看懂小艾唇语的乔铭赫,眸光微微地柔和了些。

“没事,我不会去找她的!等她冷静一段时间再说吧!”乔铭赫说道。

小艾听了,微微地扯了扯唇,偏头靠进他的肩窝里。

等大家都睡着后,乔铭赫起身下床。

他叫来潘爽,问她乔夫人对小艾做过的所有的事。

他本是怕问这些,一是不想去面对自己的母亲真的是个恶婆婆,一是无法去想象小艾被母亲欺负的场面,会心疼。

少爷既然问,潘爽只好把乔夫人之前如何对小艾的所有细节都讲了出来。

“所以说,小艾会急着去上班,是因为她对小艾的嫌弃?”乔铭赫听完后,阴沉的脸上,神情冷得吓人。

潘爽点头:“是的,虽然夫人一直嫌弃和针对小艾,但是小艾都在极力地讨好夫人。”

第二天,本来是直接去集团的乔铭赫,却让司机换了方向,去了酒店。

几天没有看到儿子了,乔夫人给儿子打电话,对方也一直不接。

刚起床没多久,就听到门铃声响。

乔夫人自己去开门,看到门口站着高大挺拔的儿子,面色一喜:“赫儿,你怎么来了?”

立即把门大大的打开,站在另一侧,让儿子快进来。

乔铭赫走了进去,在客厅坐下。

乔夫人把门关上,回到客厅时,发现儿子的周身似乎有一种很摄人的气势,冷得整个房间的空气都似凝住了一般。

乔铭赫抬头,看向母亲。

“您坐下吧!”

乔夫人微微地有些心惊,走过去,坐在儿子的对面。

“我来这里,只是想问您,您到底是不是我的亲生母亲?”乔铭赫一双漆黑深邃的眸,凉凉地盯着眼前的人。

闻言,乔夫人心口一痛:“儿子,您这是什么意思?你是我怀胎十月,辛辛苦苦生下来的儿子,怎么会不是亲生的呢?”

乔铭赫眸光仍然是凉凉地,凉得令人的心都不禁发颤。

“既然您一口咬定是亲生的,那您做的事,您觉得是一个亲生母亲会做出来的吗?你趁我不在,那般地侮辱我的老婆。她可是为我生儿育女,会陪伴我一辈子的人。”乔铭赫一字一句说得特别的重。

“没有!”乔夫人摇头否认,眼泪莫名的流了下来。

可能是眼前儿子的气势太强硬,那眼神太过绝情冷漠,令乔夫人顿感跌入了万丈深渊一般,难受,心痛!

“您不要撒谎了,您好好想想吧,您现在还是以前的您吗?难道就因为那个男人骗了您,你就把所有的怨念报复到我这个儿子身上,想让我和您一样,过得不幸福,想让我和您一样,最后都孤家寡人,这样,您就开心了,得意了!”重重地说完后,乔铭赫毅然的起身,准备离开。

“赫儿,不要走!”乔夫人顿时急了,她真的没有那种想法,没有想让儿子不幸福,没有想让儿子孤家寡人。

儿子的条件,多少优秀的女人想要爬上他的床,想要成为他的妻子。

“妈妈错了,妈妈真的错了!”乔夫人见儿子这种决然的样子,顿时觉得儿子这是要和自己断绝母子关系的节奏,心痛得眼泪直流。

乔铭赫停了下来,转过头来看着母亲。

这是他的亲生母亲,母亲现在哭得如此淅沥哗啦,他的心里面也不好受。

“你好自为之吧!”乔铭赫伸手,拂开母亲抓住自己手臂的手。

迈步,冷然地离开。

当听到门哐当一声重重关掉时,乔夫人的身体顿时一软,瘫倒在地。

桃朵朵一直躲在里面的房间,她根本不敢出来。

因为怕出来,反而会引火自焚,刚刚乔铭赫看起来太吓人了!

“干妈!”桃朵朵赶紧地出来扶起地上的乔夫人,把她扶到了沙发上坐下。

“不要难过了,干妈,铭赫哥哥现在只是被小艾一时蒙蔽了,他早晚会知道我们才是最爱他的人。”桃朵朵一旁说道。

乔夫人没有说话,一个劲地流泪。

她真的不知道,儿子还会不会来酒店看自己了。

“都怪小艾,她怎么能这样?明明知道干妈您现在只有铭赫哥哥了,却还这样子挑拔离间,让您失去了铭赫哥哥。她太可恶了!还把她的爸妈都叫来,一幅报仇血恨的感觉,太坏了!”桃朵朵趁机挑拔道。

乔夫人仍然没有说话,她很伤心,很痛苦。

离开庄园住在酒店里面,她可以接受,但是她不能接受以后见不到儿子,还有孙子。

过了很久,乔夫人才对桃朵朵说道:“给你爸打电话!”

“好!”桃朵朵以为乔夫人一定会有所作为,赶紧的拿出手机来给父亲桃大师打过去。

“爸,干妈找你!”电话接通后,桃朵朵对父亲说道,然后把手机交给了乔夫人。

乔夫人拿着手机去了阳台,并把阳台客厅相隔的推拉门给关上了。

似乎是听到了乔夫人抽泣声,电话那头的桃大师神情微有些凝重了起来。

“发生什么事了?”

“我被赫儿赶了出来,他也有意要和我断绝母子关系。”乔夫人哭得太久,说话带着浓浓的鼻音。

“怎么会这样?你和小艾之间发生什么事了吗?”桃大师很了解乔铭赫,只要没有去触碰到他的底线,他是不会这么对乔夫人的。

乔夫人沉呤了一瞬,开口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明明之前对她有那么多的愧疚之心。但是后来,看到她和我儿子那么幸福,我总觉得她配不上赫儿。总觉得她那样的人不配得到幸福。总之,我的心态好像真的有些扭曲了。做了一些不应该做的事。”

说到这里,乔夫人的眼泪更加的泛滥了。

“赫儿说得没错,我应该爱屋及乌的,弄得现在,我连唯一的儿子也失去了。”

电话那头,桃大师听了这些,也是微微地叹了一声。

“事情既已经发生了,就想办法挽回吧!赫儿他是你的亲生儿子,不会真的记恨于你的。你们之间的矛盾缘于小艾,那你就放下对她所有的成见,好好的接纳她,像对自己的亲生女儿一样。”桃大师在电话那头劝道。

“可是我做不到啊!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今天弄成这样,我明明知道是自己一手造成,但是我却仍然很恨她,潜意识里面很怪她。”乔夫人说道。

“你去看看心理医生吧!你之前在那边的时候,不也同样看到了赫儿对小艾极好,那时你并没有这样的心态。是在得知乔世博欺骗了你,你再回到庄园时看到儿子和小艾那么幸福,才会有的扭曲心理吧!”

闻言,乔夫人觉得桃大师说得对,可能真的是自己的心理出了问题。

聊了很久,乔夫人才决定道:“我会见心理医生的。我哥,他们找到了吗?”

More ab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