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宅。

宋北玺坐在餐桌旁,年轻又英俊的男人,美得近乎妖冶。

他就那样看着阮白在安静的喂淘淘吃东西。

阮白穿着黑色的套装,头扎成了马尾,清秀的面容干净而乖巧。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她身上那一抹母性光芒的缘故,他觉得这个女人出落的越来越有韵味了。

让他都忍不住想多看两眼。

宋北玺率先开口,打破了一室的宁静“阮小姐,今天邀你来这里用餐,一方面是为你饯行,另外则是交代你一些到俄注意事项。之前少凌的事情我很抱歉,没想到会突然出现那样的意外。”

“我查出少凌那次遇袭跟俄黑手党有关系,但他们之间具体有什么纠葛,现在也是一团迷雾。此次赴俄会有很大的危险性,我会多派几个身手好的保镖给你。”

阮白一边喂淘淘喝牛奶,一边低声说道“谢谢宋先生,对于少凌,你不需要说抱歉,相反我应该对你说抱歉,那次少凌遇袭,是让你折了两名好手还有,你平时对我和我老公公司的帮助,我也一直谨记在心,有机会一定予以回报。”

“麻麻,淘淘不要喝牛奶”淘淘突然奶声奶气的说道,红嫩嫩的小嘴噘了起来。

“乖,多喝点牛奶,你才可以长高高,淘淘少喝一点好不好?”阮白耐心的哄着他。

“不要不要我要吃炸鸡”淘淘倔强的咬着小嘴儿,一脸的不情愿。

春天里的婚纱美女饺子清纯气质写真图片

小家伙短手断脚的,他还不怎么会用筷子,一直都是阮白给他夹菜。

见妈妈老是夹自己不喜欢吃的饭菜,他的头摇的像拨浪鼓一样。

宋北玺冷寒的目光扫了淘淘一眼,对阮白说“别总顾着喂孩子,你先吃点吧,下午还要赶飞机。”

“我现在不饿。”阮白的话刚落,她的肚子便唱起了空城计。

她有些羞赧的红了脸“等我先把淘淘喂饱了,我再吃饭。”

阮白有些愁,这小家伙挑食挑的厉害,也不知道遗传了谁,他的哥哥姐姐可没有这样的坏毛病。

“我来喂他吧!”宋北玺从座位起身,想从阮白怀里接过淘淘。

但小家伙却死死的抓住了妈妈的胳膊,一双灵澈的大眼睛,不高兴的瞪着宋北玺“不要坏蜀黍抱,要妈妈喂我吃饭,不是谁都可以喂淘淘吃饭。”

小家伙虽然才两岁多一点,平时不太爱说话,但他一旦说话却非常的流利,看起来一点都不像两岁的小孩,尤其那双鬼精的大眼睛转的飞快,一看就是极聪明的主儿。

“淘淘,不许对宋叔叔这样没礼貌。”阮白扯了扯儿子的脸蛋,板着脸教育他。

宋北玺嗤了一声“你以为谁都有那个荣幸,让我喂他吃饭。要不是看你爹是慕少凌的份上,我才懒得管你。”

这小鬼果然是慕少凌的儿子,不但长得相似,就连这臭脾气,都跟他简直一模一样。

一句话堵的淘淘哑口无言。

他最崇拜的男人就是爸爸慕少凌了,虽然没见过,但妈妈经常在他耳边跟他讲述父亲的英勇事迹。

所以,慕少凌在淘淘心目中,绝对是级大英雄。

“好吧”淘淘不情不愿的被宋北玺抱在怀里,任凭他给自己喂食。

偏偏他夹的菜跟妈妈一样,尽是挑拣一些自己不爱吃的东西。

他明明不想吃,但又有些畏惧宋北玺身上那股可怕的煞气,只能乖乖的吃掉。

阮白望着儿子在宋北玺怀里,敢怒不敢言的可怜小模样,有些想笑,但更多的则是心酸。

她平时对几个孩子都太宠了,她是一个慈母,但不是严父,所以将淘淘惯的有些娇气。

如果少凌还在,淘淘肯定会是另外一番模样。

宋北玺将一小块剔了词的鲜嫩鱼肉,塞到淘淘嘴里,犹豫了一会,他还是开了口“阮小姐,今天邀你过来,其实还有另外一件事。”

“什么?”阮白疑惑的问。

“我想问问关于李妮的事。据我所知,她的交际圈很狭窄,平时除了工作,就是宅在家,似乎并没有什么特别的爱好。我想知道,她为什么一直拒绝我约她?你跟李妮是最好的朋友,应该最了解她喜欢什么,能跟我讲讲她的情况吗?”

两年了,宋北玺一直在追李妮,但是那个女人似乎心防很重,尤为害怕男人。

他一旦靠近她身体一点点,她就会吓得失声尖叫,甚至对自己破口大骂,或者拳打脚踢,这让他百思不得其解。

他也曾调查过关于李妮的一切,但有些东西,被人给刻意抹去了,一片空白。

一提到李妮,阮白整颗心立即沉了下去,脸色也变得冰冷“宋先生难道不知道,李妮身上曾经生过什么事吗?有些事你不如去问你那个好弟弟!”

最后一句话,她说的咬牙切齿。

然后,她直接站起身,从宋北玺怀里夺回儿子,冷冷道“今日多谢宋先生的邀请,我还要赶飞机,就先告辞了!”

说完,她便抱着小手还抓着一块炸鸡,正大快朵颐的淘淘离开了。

徒留下一脸莫名其妙的宋北玺。

看来,关于李妮的事情,他得重新调查一番才行。

机场。

董子俊带着双胞胎,在机场为阮白送行。

软软漂亮的小脸,哭的满脸泪痕,一双小手还不停的揉着眼睛。

小女孩将自己的小脑袋,死死的埋在阮白的腰间,满脸的不舍“妈妈,你什么时候会回来?会不会跟爸爸一样,你走了就不要我们了?”

她很恐惧,害怕妈妈走了,就像爸爸一样,再也不回来了。

湛湛虽然没有哭,但是他的状况也没有好到哪里去,帅气的小家伙,双眸通红,强忍着眼泪,努力的控制着不让它们落下来。

阮白摸了摸女儿的小脑袋,轻柔的哄着她“不会的,这次妈妈去莫斯科找你们的爸爸,我们会一块回来的,相信妈妈好不好?”

慕湛白定定的望着妈妈,抿着嘴唇,眼神充满希冀“妈妈,你和弟弟一定要把爸爸带回来,我和妹妹等着你们回家。”

“好!妈妈一定把爸爸带回家。”

阮白忍着瞳里的泪,重重的点了点头,然后对董子俊交代道“董特助,麻烦你这段时间多照看着点他们,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拜托了。”

董子俊应允“阮总放心,我会照顾好他们。”

阮白分别亲了双胞胎一口,怕自己回头更不舍,便头也不回的上了飞机。

不管怎么样,这次她一定会把孩子们的爸爸给带回来,她相信!

我是堆堆,已经制作成广播剧,关注微信公众号瑶池就可以收听

More ab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