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茜望着这凌乱的现场,虽然看起来阮白像是被凌辱过的凄惨模样,但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转过身,她又自上而下的打量了匪首一番,这才勾唇道:“这动作倒是挺快,这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不仅玩了女人,还顺便在我们进来前,将现场处理干净了。”

匪首面无表情的道:“我这人一向有洁癖,不管在哪,都喜欢整洁。而且,再怎么说我也算是跟她有了关系,男人嘛,对女人总归有那么一点怜惜之心,相信卡茜小姐应该能理解。”

卡茜冷哼一声,对他伸出了纤纤玉手:“我现在要看看拍摄的视频,给我。”

她本就是一个多疑的女人,一定要亲眼见到阮白被蹂躏的视频才甘心。

匪首皱眉,直接将微型摄像机扔给了卡茜:“既然卡茜小姐这么不信任我,那我也无话可说。我现在就带着我的人离开,反正我已经完成了交代的任务,卡茜小姐好自为之。”

卡茜接过摄像机,对着匪首道:“除了之前预付的定金,余下的金额我已经全部汇到的银行卡账户。不过这里没有什么信号,到账时间可能会延迟几个小时。”

事实上,卡茜挺相信匪首这人。

他在道上赫赫有名,有勇有谋,相当的讲义气,讲信用,所以她第一时间选择跟他合作。

而且,她也相信阮白这样的尤物,没有任何一个男人能够拒绝得了。

但是,今天的事情还是有些过于蹊跷,因为太过顺利了,顺利的让她觉得不可思议,正是因为如此,卡茜才更加的要做好防范,以免酿成大错。

不过,看到匪首毫不犹豫的将摄像机扔给自己,卡茜还是觉得自己可能想多了。毕竟这场计划她谋策了很久,一切都是按照计划进行,中间的每个环节都相当缜密,应该出现不了纰漏。

清纯可爱美眉喜爱嘟嘴自拍

倒是匪首听到金额可能会延迟到账,他微微的眯起了眸:“卡茜小姐应该也了解我做生意的规矩,我一向喜欢当面交易,每次都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到账时间延迟,别说几个小时,哪怕短短一分钟都有可能会发生变故,要我如何相信?”

卡茜冷笑:“难道我暗河组织还会出尔反尔不成?我卡茜虽然不是好人,但自认还算诚信,我……”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便听到半空中突然传来一阵轰隆隆的声音。

外面忽然刮起呼啸的狂风。

就连厂房破旧的窗户,都因为那声音而被震的支离破碎。

那熟悉的声音让卡茜全身一阵,有种战栗如同电流般从她身上划过,她厉声问道:“外面发生了何事?”

几名持枪守候在厂房外的属下,急匆匆的冲到了厂房,对着卡茜焦灼的禀告道:“卡茜小姐,外面来了好几架直升飞机,还有很多辆军用越野车……”

卡茜手中攥紧了微型摄像机,艳色风衣一甩,大踏步的向外走去。

她刚走到外面,就觉得自己的长发,被外面的狂风吹得犹如群魔乱舞。

她透过长发的缝隙,赫然发现漆黑的夜空中,几架直升飞机盘旋在废旧厂房的上空,准备寻找机会降落。

而直升机上已经甩下长长的绳索,数十个穿着迷彩,全副武装的男人正顺着绳索,利索的往下跳,朝着厂房的方向快速的冲过来。

“快,给我干掉他们,快啊——”

卡茜惊声尖叫,命令着她的属下们动手。

她完全没想到修竟然这么有能耐,只短短几个小时而已,他竟然就找到了这里。

那个男人到底有多可怕,再一次刷新了她对他的认知,她完全不敢想象,如果她落入修的手中,她将会是怎样悲惨的下场。

她的下属们正要拔枪,可几颗炸弹直接扔了过来,有些反应迅速的躲避了过去,而有些慢一点的,则直接被炸得四分五裂,血肉横飞。

尖猴腮本要冲上去,但看到这一幕,吓得他双腿发软,简直魂飞魄散。

他手里的枪几乎都握不紧了,直接狼狈的向厂房内逃窜而去。

卡茜也及时的翻滚到了一堆废铁旁,幸好她反应快,不然她也命丧当场了,脸色白如鬼。

尤其,当她看到直升机扶梯上站着的那个如天神般的男人,当她对上他那寒如冰窖般的冷芒,还有他眸中淡淡的讥诮,她只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整颗心脏都疼的抽搐。

修,修他竟然亲自带人过来了,且速度这么快!

她不信那个男人没有看到她,可是尽管他知道她的存在,可他依然不顾她曾经的救命之恩,竟然直接让人将炸弹扔到她面前,那个男人真的想要她死……

这个残酷的事实,将卡茜打击的体无完肤,她眸中闪过彻骨的恨意。

卡茜的某个忠心手下护到她身边,焦急的问她:“卡茜小姐,我们现在怎么办?来的人太多,而且他们携带了重型武器,我们的人手完全无法与他们抗衡啊……”

卡茜望着慕少凌颀长的身影,他犹如地狱里的撒旦般,携裹寒气而来……

她眸中闪过一丝决绝的狠意:“立刻将厂房里的贱人,还有她的三个孽种给我杀了,一个都不留!”

她知道慕少凌的性子,那个男人看起来斯文儒雅,但狠起来简直不是人,她改变主意了,必须解决掉阮白和她的孩子这几个心腹大患,不然,她这辈子都不会安宁。

卡茜眼睁睁的看着慕少凌带人冲进来……

她双眸赤红,简直就像个疯:“快,快点杀了那个贱人和她的孽种,马上动手!”

可是,此刻没有人敢动手。

匪首一动不动,他带来的人也望了自己的老大一眼,眸中出现了迟疑。

毕竟,这种情况下他们都已经知道在劫难逃,若杀了这女人和她的孩子,他们必死无疑。但如果放过那个女人,说不定外面的男人会留他们一条狗命呢?

而卡茜带来的人忠诚度极高,她命令下了以后,其中一名下属立即掏出枪支,对准了蜷缩在地上的阮白;另外几个属下则将枪口,对准了昏迷在地的宝宝的脑袋。

可他们刚举起手枪,就听到“砰砰”几声枪响,几个人全都倒在了猩红的血泊中……

慕少凌带着一行人浩浩荡荡而来,神色阴鸷至极,他一眼就看到了倒在地上,衣衫凌乱不堪的阮白,还有他们几乎奄奄一息的孩子……

More ab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