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穆摸了摸淘淘的头,摇头道:“这是我老板的孩子,我是过去出差的。”

   中年妇女笑了笑,“看孩子这么粘着你,你对他又这么好,我还以为,你们是母子关系呢。”

   淘淘喝完水,把水壶盖子递给念穆,说道:“我最喜欢姐姐了!”

   念穆笑了笑,每次听着他说喜欢自己,心里的欢喜都是不断的,从没有因为听多了而感觉变淡。

   “这个孩子真是可爱啊,能生出这么可爱的孩子,他爸爸妈妈一定很优秀吧?”中年女人羡慕道,她很喜欢好看的小孩子。

   念穆笑了笑,没有说话。

   自己的孩子被人夸奖,当父母的总归是高兴的,虽然淘淘的大部分基因是源于慕少凌的,但她还是有出一部分的力量。

   淘淘眨着眼睛自豪道:“我爸爸很帅的哦。”

   他只说了爸爸,而没有说妈妈,中年妇女敏感捕捉到,又逗弄着他,“那你的妈妈美吗?”

   “美,但是我觉得姐姐更美。”淘淘的手肘撑在念穆的大腿上,仰着头看向他。

   “我看得出来,这个孩子喜欢你啊,姑娘。”中年妇人说道。

   念穆笑着,感觉到一道目光看向自己,她没有抬头看,因为不用看也知道,这道目光是源于慕少凌的。

   白纱萝莉的午休私房

   这时候,登机提示的声音响起,她牵着孩子的手站起来,说道:“淘淘,该登机了。”

   “好!”淘淘点了点头,背着自己随身的小背囊,跟在她的身边。

   董子俊给他们订的机票全是头等舱,出示登机牌后,他们上了飞机。

   念穆找到自己的位置,她的位置与雷仲的连在一起。

   而慕少凌那边,淘淘则是闹着,道:“爸爸,我要跟姐姐坐在一起!”

   “飞机已经安排好位置,乖乖坐好。”慕少凌冷着一张脸,刚刚他把孩子与念穆乐呵呵的模样全看在眼里,见到孩子如此的依赖她喜欢她,他心里的情绪就变得更加莫名。

   倒不是反感或者不适,反而是有些欣喜……

   慕少凌察觉到以后,就觉得这份欣喜有点莫名奇妙。

   “不嘛不嘛,我可以跟那个叔叔换座位!”淘淘说道,他认得出念穆旁边位置上的人也是公司的。

   “坐下!不然你就回家上学。”慕少凌见孩子如此不听话,脸黑沉起来。

   听见这句话,淘淘嘟了嘟嘴,再不满,也不敢闹了。

   他就是想跟念穆在一起,要是被遣送回去,那还怎么一起?

   反正也就是十来个小时的事情,他忍忍就过去了。

   淘淘坐在椅子上,不再吵闹。

   慕少凌很满意,侧身替他扣好安全带,叮嘱道:“乖乖坐好,不许再闹。”

   “知道了,爸爸。”淘淘的腮帮子依旧是鼓鼓的,显然还在跟他置气,但迫于他的威慑,只能够答应。

   雷仲看着念穆从口袋中掏出眼罩,好奇问道:“念教授,为何老板的儿子这么喜欢粘着你啊?”

   “我不清楚,要不你去问问他?”念穆侧眸看着他,说道。

   雷仲立刻摇着头,说道:“我不敢。”

   “小孩子而已。”念穆把眼罩挂在脖子上,说道:“你们要是好奇什么事情,直接问当事人就是。”

   她的话一出,雷仲就知道,念穆生气了。

   她是那种不喜欢被人打探的人,但是他却这样问,那就是触及对方的底线了。

   雷仲立刻道歉,“抱歉,念教授。”

   “雷仲,你只需要做好自己的事情,其他的事情,我不管,你也别问我。”念穆说完,直接带上眼罩,调整了一下座位的位置,躺了下去。

   看不见她的眼睛,雷仲便不知道她的情绪如何,他暗暗懊恼,念穆是一个极好相处的上司,这次,他是说错了话,才让她生气了……

   的确,有些事不是他该好奇,也不是他该问的,雷仲默默的下了决定,以后只做好工作的事情,其余八卦的事情,一概不管。

   “我知道了,念教授,抱歉。”他低声说道,也跟着调整了座位的位置,找了个更舒服的角度躺下。

   慕少凌回过头看了一眼,他这个位置,能把念穆的位置看得清楚。

   她已经躺下。

   十三个小时后,飞机安全降落在美国华盛顿机场上。

   在离开座位的瞬间,淘淘便冲到念穆的身边,说道:“姐姐,我好累!”

   虽然是头等机舱,但是这样躺着坐着十三个小时的确累,周围等着下飞机的人多,念穆担心孩子会被冲散,于是弯身把他抱起来,揉了揉他的肩膀跟手臂的地方,说道:“等会儿走走就好。”

   淘淘被她抱在怀里,心里美滋滋的,但还是像个小绅士一样体谅她道:“姐姐,你力气好大啊,不过爸爸说我已经长大了,很重,你不要抱着我,会累的。”

   “不碍事。”念穆说道,坚持抱着淘淘往出口的位置走去。

   她在恐怖岛经历过哪些训练,把他抱在怀里跑个几公里也没有问题。

   雷仲跟在他们的身后,暗暗咂舌,没看出来,身材盈瘦的念教授,力气会这么大,抱着个小孩,气不喘脸不红的。

   要是换做自己,也不一定会这样。

   他们的身后还跟着慕少凌跟董子俊。

   看到这幕,董子俊不禁感叹道:“念教授的体力太好了吧?”

   慕少凌沉默不语,淘淘赖在她的怀里,转过头得意洋洋地朝着他挥手,似乎在说,他不允许自己去打扰念穆,他还是有那个本事的。

   “小老板真是可爱。”董子俊也看到了这幕,不禁感叹。

   几人一同下了飞机,取走行李后,一同走出机场。

   钱教授这时候也安耐不住心里的好奇,问道:“慕总,您跟我们一同进修吗?”

   董子俊替他回答:“老板是来出差的,这边的分公司有些事情等着他去处理。”

   钱教授点了点头,原来如此。

   几个人走出机场后,董子俊打了一通电话,随后说道:“老板,车已经在D出口那边等着,我们现在要去酒店吗?”

   “先去酒店把行李安置好。”慕少凌看了一眼念穆,这时候她已经没抱着孩子,而是一手拖着行李一手牵着孩子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