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精彩免费!

被小男孩直接鄙视了的阮白,不敢再说话。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小男孩又道:“气氛,好像很尴尬。”

小女孩点头。

阮白:“”

“阿姨,可以现在就打给我爸爸,说根本不愿意照顾我们。”小男孩道。

这个小男孩很有攻击性。

“我没有不愿意照顾们。”这是她必须要解释的。

胆敢不愿意照顾老板家的小孩,不怕被老板捏死吗。

“既然愿意,那就请拿出照顾我们该有的态度。”小男孩显然很不喜欢这种冷场的气氛。

这个阿姨,比其他阿姨笨蛋得多。

甜美可爱女孩图书馆的甜美写真

阮白:“”

出门没看黄历,是她的错。

“哥哥,跟我来。”小女孩看到阿姨脸色不好,气得直接拽走哥哥。

阮白吐了口气,看向消失在洗手间门口的两个宝宝。

洗手间里。

妹妹问:“哥哥,为什么这样对漂亮阿姨!”

“她有目的。”哥哥心疼妹妹这么傻乎乎,认真说:“这些漂亮阿姨愿意照顾和我,都是为了嫁给我们的爸爸。”

“嫁给我们的爸爸?”妹妹不懂。

哥哥又说:“其他阿姨还知道做做样子,讨好和我,可是再看看这个阿姨!”

这个阿姨将来若嫁给他们的爸爸,一定不会给他们好脸色。

妹妹坚持看法,“太爷爷常说,人不可貌相!”

哥哥却气愤道:“我不管,总之,我的妈妈只有一个,那就是生我的那个女人!!”

妹妹无知的气道:“太爷爷说了,我们是菜院子里种出来的!”

“傻瓜!”哥哥气得小脸通红,无语的一推洗手间门,走了出去。

阮白吓了一跳。

脾气好大!

“抱歉,是阿姨不知道怎么跟小孩子相处,才让气氛不太好。”阮白很歉疚。

妹妹仰头说:“是哥哥错!”

阮白看向哥哥,讨好的道:“要看动画片吗?”说着,她就去拿遥控器,“喜羊羊与灰太狼,还是熊出没?”

“幼稚!”哥哥忍不住又嫌弃她笨蛋。

阮白尴尬。

又是一阵沉默。

“阿姨,怎么不问我们几岁。”

阮白下台阶,问,“们,几岁?”

“五岁,哥哥也五岁。”

“们上学了吗?”如果上学,今天星期四。

“我和哥哥有上学,私教,这次是爸爸主动要带我们出来玩,说这个城市有很高的摩天轮。”妹妹一五一十的说。

阮白“哦”了一声。

“手机借我,我要打给我爸爸。”哥哥说道。

阮白楞了一下,马上把手机给了哥哥。

慕湛白拿着阮白的手机开始找爸爸的手机号码,没找到,又找爸爸的微信,也没找到。

“没有我爸爸的联系方式?”哥哥抬起头问她。

阮白摇头:“没有。”

哥哥像是不相信一样,皱着眉头:“真的没有?”

“我就说,阿姨不是想当我们后妈的坏女人!”妹妹坐在那里,鄙视的看了哥哥一眼。

哥哥有些心虚的瞥向妹妹,不敢看阮白。

阮白明白了!

为什么小家伙对她充满攻击性。

“我有必要给们解释一下。”阮白看看小男孩,又看看小女孩:“们爸爸把们交给了董子俊叔叔,董子俊叔叔有公职要忙,才又把们交给了我照顾。而我和们的爸爸没有私人关系,只是上司和下属。”

小男孩探究的看着阮白。

阮白坦荡道,“我和们的爸爸不是一类人。有的人生来身份非同一般,有的人生来身份平凡,追求的东西不一样,圈子不同,不能硬融,们懂吗?”

“不懂”妹妹懵懂的摇头。

阮白又看向哥哥。

哥哥说:“我懂,爸爸是资本家,阿姨是无产阶级。”

阮白失笑,“说的虽然无情,但很准确的概括了所有,我跟们的爸爸,有很长的一段距离。们不用担心,就算这个世界上只有们爸爸一个男人了,我也不会是们的后妈,这样说,总该明白了。”

妹妹看着阮白,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好了,我们友好一些。”阮白自我介绍道:“我叫阮白,们可以叫我阮阿姨,或者小白阿姨。”

“我叫慕软软,软萌的软。”妹妹自我介绍。

“我叫慕湛白,可以叫我湛湛。”

哥哥自我介绍,收起了敌意。

软?

软萌的软?

慕湛白。

白?

软?白?

阮白忽然觉得自己跟这两个孩子十分有缘!

误会解除后,两个孩子跟她一起玩得很开心。

跟同事约好的晚饭,被取消。

两个同事吃完饭就去忙公事了,而她,目前的任务就是给老板带孩子。

阮白从一开始的小心翼翼,生怕孩子磕到碰到负不起责任,到最后在地毯上跟两个孩子玩成一片,一股难受又满足的感觉充斥着她的心脏。

她的孩子,应该也有软软和湛湛这样大了。

透过软软和湛湛的笑脸,她仿佛可以看到自己的孩子。

不知道,那个孩子过得好不好。

晚饭,阮白带着两个小宝贝一起吃。

酒店餐厅什么服务都有,软软坐在餐厅里,吃了一会,就看着其他桌小朋友的炸鸡流口水。

“擦一擦,脏死了!”哥哥皱眉训斥道。

阮白赶紧拿了纸巾给软软擦口水。

“们爸爸,不准们吃炸鸡?”阮白觉得软软可怜,若是她的女儿馋炸鸡馋成这样,她可能会忍不住破例一次。

软软点头,眼睛还黏在另一桌的炸鸡上,走神的手里的筷子都掉地上了。

“好,服务员。”阮白招手。

十分钟后。

炸鸡上来,一共两块。

哥哥却不吃,都给了妹妹,即使很想尝试一次,也违心的说:“吃个够。爸爸说,男人要坚守住自己定下的原则。”

阮白没说什么,但内心很诧异,也钦佩这个才满五岁的小男孩,面对诱惑,竟会有这样的自制力。

某些人成年以后能走上非同寻常的成功之路,也许并不是表面看到的那般顺利,背后,克制了多少,严格要求自己多少,无人知晓。

比如,慕少凌吗?

这个小男孩,面冷,防人心重,阮白不觉想起李妮说过——boss是个毫无人情味的职场暴君。

这小家伙,俨然就是他爸爸的小翻版!

More ab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