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精彩免费!

就算他没有提醒,念穆也知道,看着钱教授的背影,她点了点头。

雷仲见她没有说话,便不再说什么,他说那话本来就是提醒,但她似乎比自己还要淡定,这样的气度,即使久居职场的钱教授,也没有办法赶上比拟。

另外一边。

慕少凌把念穆送到目的地后,带着孩子直接回到分公司。

到了公司后,还没来得及开始工作,董子俊便推门走进来告知道:“老板,林小姐在公司大堂等着,说是有重要的事情要见您。”

“哪个?”慕少凌没有抬头,语气冷淡。

董子俊说道:“林宁,是太太的妹妹。”

说了名字,慕少凌才想起林宁也在这边,想也没想,他直接拒绝道:“没时间。”

董子俊就知道他肯定不会见,于是转述着林宁的话,“老板,林小姐说是有关于太太的事情要告知,无论如何都要与您见一面。”

阮白的事情……

慕少凌抬眸,眼底一片冷清,“让她上来。”

可爱清纯少女演绎厨房好能手美图

“是。”董子俊点了点头,正准备出去通知楼下前台把人带上来的时候,又听见自家老板说道:“把淘淘带出去。”

正在看书的淘淘闻言,抬起头问道:“爸爸,我为什么要出去?”

慕少凌估摸着林宁要说出当年的事情来,不想让孩子陷入这样凌乱的事情当中,他才故意做了安排,说道:“大人谈话……”

“小孩子不能听嘛,我知道了。”淘淘跳下沙发,拿着读物乖巧地跟在董子俊的身后。

过了会儿,前台把林宁带了上来,“老板,林小姐到了。”

“嗯。”慕少凌冷淡的目光看向林宁,这几年她一直在国外,因为他与林文正的缘故,尽管她三翻四次想要回国,最后都被阻止。

而现在,她整个人的状态看起来,过得并不算好。

办公室门被关上,整个空间剩下他与林宁两人,看着眼前的男人,她情不自禁地露出一抹眷,但是对上他冰冷的双眸瞬间,她哆嗦了一下,心底里,只剩下恐惧。

“少……慕总。”林宁站在那里,克服着自己的恐惧,到了现在即使有求于对方,她还是坚持不唤他为姐夫。

在周卿口中得知慕少凌来美国后,她就一直在这边等着,只是前两天前台的人一直说他没有回公司,所以没有见上面,一直等到今天。

“当年绑架的事情,现在肯说了?”慕少凌只是看了她一眼,便收回目光,在他的心里,这种女人多看一眼都是浪费时间。

他的冷冰扑面而来,林宁站在那里,心里觉得尴尬。

现在她拿着自己手上的筹码与之交换,但是他似乎一点也不在乎。

“当年的事情我是知道一些,但是要让我说出来,就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林宁握紧拳头说道,在国外的这些日子她过得无比的拮据,这几年下来,她已经忍受不了了。

国内的事情她已经听说,即使在那边的名声坏了,但是有林文正在,她回去过回大小姐生活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没有机会回国。”慕少凌说道,即使对方还没提出条件,他心里已经知晓。

林宁这些年做了什么事情他自是一清二楚,即使那个幕后的人安排了一个假的阮白在自己身边让大家都误以为阮白回来了,他还是没有放弃调查当年的事情。

而林宁,则是当年事情最重要的知情人之一,她没说,不代表不知道,所以在她被送到国外后,他依旧找人看着。

而林文正,对于林宁在背后做过的事情,早已经心生不满,所以在顺利把她送出国后,便瞒着周卿,给对方的生活费,仅仅能够维持她普通的生活需求。

慕少凌就是在等着她过不下去的时候来给自己坦白整件事。

但是没想到,林宁到了国外依旧不安分,钱不够,就想办法用自己的身体去赚钱,最初的一年多时间,她的确成功接近了不少当地的企业家。

但是后来,她在国内做过的事情被何勃英报复性地传开,名声一落千丈,美国这边的富豪圈变得不待见她,好日子也随之消失。

无奈之下,林宁只好找了普通又平凡的男朋友,想着用订婚结婚作为借口,回到国内。

只是,这条路,又被慕少凌堵死了。

林宁听着他直接拒绝,紧紧握住了拳头,盯着他说道::“就不想知道当年的事情吗?”

慕少凌敲打着键盘,没有回答。

“慕少凌,如果答应帮忙说服我爸爸,我会把当年知道的所有事情都告诉。”林宁见他没有回答,又继续说道。

虽然她不是直接的当事人,但是知道的,总归比他多。

慕少凌停下敲键盘的动作

,抬眸端倪着她。

林宁感到了一些希望,握着拳头的双手微微颤抖,“难道就没有怀疑过,当初已经彻底失踪了的一个人,为什么几个月后就回来了,就没有一点怀疑吗?”

“知道什么?”慕少凌挑眉,估摸着,她是不是知道在A市那个阮白是假的消息。

林宁见他这么问,自以为多了分胜算,说道:“只要答应帮我回国,我会把一切知道的都告诉。”

她知道的是有限,也不足以当回国筹码。

但是现在她这个境地,只有回国才是最安全的,为了能够回去,她只能糊弄着慕少凌。

“以为是谁让没法回国的?”慕少凌又垂眸看着文件,看见她,就会想起以前她做的那些伤害阮白的事情。

目光多落在她身上一秒,都觉得恶心。

林宁听着他这么说,有些愕然,不是林文正吗?

“是我,让无法回国。”慕少凌已经把她试探完成,根据这几年的跟踪调查,还有刚刚的一番对话,他肯定,林宁知道的并不多。

即使她把当年的事情完全说出来,最后有用的证据可能也没有多少。

慕少凌拿起内线,拨通到董子俊的办公室,“进来,送她离开。”

More ab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