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姆很仗义,“当然没问题,等董特助到了,我第一时间通知您。”

“谢谢。”念穆道谢后,离开厨房,她上楼,却没有回到卧室,而是走向书房。

今天起床的时候,她检查了一下伤口,发炎的情况比昨天更加严重。

伤口的受伤警示着她,情况不容乐观,手头上的药对这个伤口没有任何作用,想要好,恐怕动作要快点。

不然,受伤的事情要瞒不住。

念穆关上门后,拿着样本,继续做分析。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后,保姆走过来敲门,“念女士,您在里面吗?”

念穆揉了揉发胀的太阳穴,朝着门外吼了一句,“我在,是董特助来了吗?”

“是的,念女士。”保姆说道。

念穆站起来,走出书房,保姆还在门口等着她。

“我知道了,走吧。”她说着,走回自己的卧室,拿起文件夹,再下楼。

董子俊依旧在保姆房里给慕少凌汇报工作。

天生丽质白皙美眉半丸子头可爱写真

念穆则是站在客厅等待着。

时间又过了大概半个小时,董子俊才抱着一叠厚厚的文件从保姆房走出来。

念穆注意到他的脸色并不好看。

上前,她把文件递过去,“董特助,这是昨天的翻译文件,翻译好的资料已经发了过去。”

“念教授,我的手腾不出来,你往上叠就好。”董子俊说道。

念穆把文件夹叠在上面。

“那我先走了。”董子俊见文件夹已经放好,便要离开,公司项目没有因为慕少凌受伤而被叫停,项目也到了尾声,要是顺利的话,今天就能正式把标书给修订好。

所以,他特别忙。

“那个,我要处理的文件呢?”念穆提醒着他。

“今天没文件了,剩下要翻译的文件不多,言翻译能够自己完成,所以没有给你带过来。”董子俊笑眯眯解释道。

“这么说,项目标书要完成了?”念穆问道,想起昨天帮慕少凌校对的一些文件。

虽然不是什么重要的文件,但好像是有收尾的意思。

“是啊。”董子俊说道。

忙了几个月的项目标书要结束了,念穆心里一时间感慨万分,慕少凌的能力很强,即使途中发生这么多事情,但还是顺利的完成了标书。

“那没有工作的话,我回去上班了。”她说道,没有忘记自己的本职工作,她不是翻译,也不是慕少凌的助理,而是一个研究员。

“先不用吧,念教授,您在这里照顾老板便是。”董子俊表示道,她还是要照顾慕少凌的。

念穆微微一怔,随后无奈笑着点头。

在他的心里,自己的本职工作,居然变成照顾慕少凌。

从回来的那天开始,她就是带着目的跟私心的。

接近慕少凌。

她做到了,成为了她的下属,但是他们的距离远远没有疏远,而是一步一步的,越加的接近。

成为翻译,后来甚至在他们眼里自己成为照顾慕少凌的人。

董子俊见念穆笑着,没有多想,抱着一叠文件夹离开。

“你去帮帮董特助吧。”念穆提醒保姆。

“是。”保姆也跟着一同离开,跟上董子俊的步伐,主动分担了好些文件夹。

念穆看了看保姆房,没有走进去,而是选择上楼,继续做研究。

保姆送董子俊出门后,回到客厅,便看到慕少凌坐着轮椅在客厅中间。

“念穆出门了?”他问道。

“没有啊,念女士应该在楼上吧,我看她这两天只要有空就在书房,不知道在研究什么。”保姆回答道,刚刚念穆开门的时候,她注意到书房都是一些器械。

她虽然不懂,但也知道,这些是做研究的东西。

“先生,您找念女士有事吗?要不我帮忙喊她下来?”保姆又问道。

“不用,她没离开就行。”慕少凌说完,操控轮椅回到保姆房。

项目接近尾声,他便越发的有种不安。

如果念穆真的是抱着某个任务来隐瞒身份接近自己,这个项目结束,无论她完不完成任务,她可能都要离开。

他能做的就是,调查清楚念穆背后的隐藏势力是什么,其他的,他什么都做不了。

甚至留住念穆,他可能都做不好。

中午。

念穆下楼,准备午饭的时候,别墅的门铃响起。

她在切肉,看了一眼在旁边帮忙洗菜的保姆,说道:“我的手都是油腻腻的,你去看看是谁在按门铃吧。”

“好。”保姆把水龙头关掉,走到客厅。

念穆继续切肉,过了半分钟,保姆一脸为难地走进来,“念女士,要不还是您去看看吧?我也不知道怎么处理,老板吩咐了,要是没有特别重要的事情,就别进去打扰他工作。”

“怎么了?”看着保姆这个表情,念穆停下切肉的动作,洗了洗手。

“外面来了两个男人说要见先生,年龄看着是一大一小的,因为先生也没有提前交代会有什么人过来,我就问他们是谁,为什么要见先生,他们说是车祸的肇事者,来给先生赔礼道歉的,这种情况我也不好放人进来啊,让他们先回去,但是他们却要坚持见到先生,如果没见到,就在门口等着。”保姆说道。

肇事者?

“这种事情交警应该会处理好,他们为什么还要来这边。”念穆皱眉,慕少凌受伤的事情,他是受害者,理所当然的就是那群小青年责。

这件事没有什么疑问的,就是交警,也在事发后给慕少凌录了一次口供以后,也没再来打扰。

而这件事情,也是由董子俊权处理的。

这些人为什么会突然找上门?

“我去看看。”念穆说着,离开厨房来到客厅,打开可视电话,保姆说的那两个人依旧站在门口等着。

她没有说话,而是关闭了话筒。

念穆没有立刻给慕少凌说明情况,而是给董子俊打了一通电话,“董特助,有时间吗?”

“有的,念教授,怎么了?”董子俊问道。

“慕总出车祸的那件事,判决书下来了吗?”念穆问道,虽然交警没说什么,但是按照常理,肯定是对方责,毕竟他们喝酒驾车伤人。

More ab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