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少凌认真看着儿子,灯光落在他稚嫩的脸庞上,有着一模一样的认真。

摸了摸儿子的脸,他说道“我只有一个妻子,你们也只有一个妈妈,就是阮白。”

从高中开始,他的心便在阮白身上没离开过,即使没在一起,他依旧是满心牵挂,默默的关注着她的动态情况。

直到双宝出生后,她出国留学远离a市,慕少凌也没想过要开始一段新的感情。

有的人,一旦有了关联,就会牵扯一辈子,那种刻入灵魂的爱恋,是怎么样也不会忘记。

“爸爸,你爱妈妈吗?”湛白又问道,他很爱爸爸妈妈,很爱妹妹弟弟,所以一刻都不愿意跟他们分开。

“爱,我爱她。”慕少凌点头说道,不是表面的爱,而是沉敛到灵魂深处的爱。

湛白笑了笑,眼中的担心沉了下来,他躺下,乖乖的盖上被子。

慕少凌帮他掖了掖被子,“快睡觉。”

“嗯,好的,爸爸,晚安。”湛白说完,闭上眼睛。

自从阮白被绑架后,催促他们睡觉的任务落在了慕少凌身上。

待孩子熟睡后,慕少凌关上灯,走出卧室。

粉艳帽美黛雅的温暖时光

慕老爷子杵着拐杖站在那里等他。

“爷爷。”慕少凌把门关上,站在走廊间,目光深沉。

慕老爷子说道“明天我会让人验照片的真假。”

“照片是真的。”慕少凌说道,根本没有验证的必要,昨天早上他醒过来,看见麦香躺在身侧的瞬间,便知道会有这么一出。

遭到她的设计暗算是他一时大意。

在家里喝酒会对孩子有不好的影响,所以他去酒吧喝酒想要缓解自己的思念,就因为这样,给了她算计自己的机会。

慕老爷子浑浊的眼睛瞪大,“照片是真的,你要怎么跟唐家的人交代。”

“爷爷,这件事你不用烦心。”慕少凌说道。

“唐家的人快要过来找麻烦了,你让我怎么不担心。”慕老爷子是个人精,看着唐麦香离开的模样,估摸着唐家的人会过来找麻烦。

“这件事我会处理好。”慕少凌走到自己的卧室门口,顿了顿,站在那里对老人家保证,“我没有做对不起小白的事情。”

慕老爷子见他坚决否定与麦香发生过关系,不禁的叹息一声。

就算慕少凌真的没有跟麦香发生关系,但是对方手上有照片作为证据,那他这边有什么证据呢?

别人要是拿着照片一口咬定,吃亏的还是慕少凌。

他无奈地摇了摇头,没想到张娅莉已经进了监狱,还能给慕家带来这么大的麻烦。

慕老爷子杵着拐杖走回自己的卧室,招惹了麦香这样的人,慕少凌恐怕有得一番头疼。

慕老爷子果然没有预测错,过了两天,唐严峻带着妻子夏婉茹与麦香一同到了慕家,这阵势就是要一个说法的。

人家女方带着家长上门,慕老爷子也没办法,一边笑脸招待,一边让管家把慕少凌喊下楼。

“三位,请喝茶。”保姆泡好茶以后,慕老爷子开口说道。

夏婉茹冷哼一声,别过脸不给他好脸色,毕竟他们夫妻二人对慕少凌一直没有好印象,现在一听女儿说慕少凌占了便宜不肯负责,她自然更没有好的脸色了。

对比夏婉茹摆了个冷脸,唐严峻还算好,毕竟慕家也不是什么小家子,两家以后说不定还能强强联手,创造商业帝国,现在把关系弄得太僵不好,于是他端起茶杯,给慕老爷子举杯,给足了尊重,才把茶喝下。

慕老爷子笑了笑,看向麦香,心里思索着,这两次看她总觉得她有点变了,她是怎么了?

麦香被慕老爷子探量着,想到他手中还有照片,于是问道“慕爷爷,您应该找人看过了吧,照片是真的。”

“照片是真的。”慕老爷子说道,就凭着照片,他们家就理亏了。

“我不会撒谎的。”麦香微微垂眸,嘴角却是压抑不住的挑起来,有这张照片,加上他的父母,这次,一定会给她一个说法。

她打算出动父母的时候,被说了一顿,夏婉茹不断的念叨,不理解她为何这么做。

但是米已成炊,她跟唐严峻也只能过来走一趟,替她出头。

慕少凌从楼上下楼,身边还跟着一个湛白。

他知道唐家的人过来后,死活要缠着慕少凌,担心唐麦香会把他的爸爸抢走。

慕少凌知道他的心思,干脆把他带上。

“老爷,少爷来了。”保姆提醒道。

麦香抬眸转过头,看着慕少凌牵着湛白走过来,眼中闪过浓浓的爱慕。

唐严峻也转过头打量着慕少凌,以前基本上盛京与慕家没有任何的来往,所以这也是他第一次看见慕少

凌本人。

他比在杂志报纸上更加的出众,盛气傲人,怪不得让麦香一见倾心。

夏婉茹也看着他,有些懂女儿为何非这个男人不可。

抛开那些成见,慕少凌的确优秀,不是普通的男人能够比得上的。

慕少凌坐在侧边的沙发上,又把湛白抱在自己的大腿上,然后才给他们打招呼,“唐总,唐夫人,久仰大名。”

一个招呼下来,他没有看麦香一眼,连一声问候也没有。

麦香感觉到一丝的难堪。

不卑不亢的态度,甚至还有些傲气,没得到应有尊重的夏婉茹心里瞬间不喜,他对麦香做了那种事情拒不承认,作为一个晚辈还这么的高傲,若不是女儿真的喜欢,对方再优秀她也不乐意。

他们盛京又不是没能力给麦香找更好的夫婿,可是女儿偏偏死心眼,他们夫妻二人也没有办法。

唐严峻倒是与夏婉茹的看法不一样,看向慕少凌的目光多了几分赞赏。

“慕总,大家都是生意人,我们也不浪费彼此的时间,今天过来叨扰,就是为了麦香的事情来的,你做了那种事情,这件事怎么说也要对她负责。”他直接说道。

麦香没想到父亲会这么直接,慕少凌这种标准的软硬不吃的人,肯定不会因为这短短几句话而屈服,她带着些不安看向慕少凌。

More ab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