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后现在过世了,那么内阁阁主的位置空着,夫人……”

“我还要加紧,不能等她签好油价后,不然,这个内阁阁主的位置,恐怕也不是我的了。”兰宁夫人沉重地说道,想了下。“我要去皇宫。”

*

皇宫

华锦荣刚起床,一下子,好像老了有十岁,头发也花白了很多。

侍卫汇报道:“皇上,兰宁夫人已经等候多时。”

华锦荣挥了挥手,身心更加疲惫。

他穿好了衣服,去了正殿大厅。

“皇上。”兰宁夫人看似恭敬地喊道。

“赛君,我们多大了?”华锦荣问道。

兰宁夫人顿了顿,这个名字,已经好久好久没有听到有人喊了。

她正视华锦荣。

花海纱裙秀出活力纯真的少女

华锦荣也有了很多的白头发,面色憔悴,眼袋是种的,黑眼圈也很深。

她又垂下了头,“皇上,您今年五十五了,我今年四十六了。”

“四十六。”华锦荣重复着这个字数,记忆好像拉去了很远。“你头发白了多少年?你看起来像是七十多了。”

兰宁夫人扯了扯嘴角,眼中流淌过伤痕,看向华锦荣。“皇上,你大概忘记了,我是一夜白头。”

“为什么不染一染呢?你还年轻的。”华锦荣不解。

“一开始,染的,后来,懒得染了,那些东西再好,也是有毒素,损伤大脑,再说了,年发白,看起来年纪大,更加成熟稳重,也容易让人信任和钦佩,所以,索性就白着了,我又不想再嫁人了,看起来清爽干净就好了。”兰宁夫人回道。

华锦荣定定地看着兰宁,“赛君,你后悔吗?”

“我不明白皇上是什么意思?”兰宁夫人微微拧起眉头。

华锦荣苦笑,“算了,我昨天晚上想的太多,没有睡好,现在还头疼,也感觉没什么力气,特别乏力。”

“请医生来看过没?”兰宁夫人关心道。

“又不是大病,心病而已。”

“为什么不按照原计划走,你知道项上聿对你的威胁有多大,我原本想要用小优牵制住他,但是小优不是他的对手,也不是穆婉的对手。”兰宁夫人不解地问道。

“赛君,不是我不想,是我不能,穆婉手上有她出轨的视频,她还有我威胁他的录音,项上聿的人早就把暗卫摸清楚了,即便我按照计划走,但是,也不一定会成功,但是,一旦我动手了,我就没有反悔的余地,如果我不成功,他们就有理由推翻我。”华锦荣说道。

“你以为他现在就不推翻你了吗?”

“只要我不再犯错,他们就没有理由,等子娴嫁给邢不霍,我就没什么好担心了,慢慢混到老死,没有功也没有错。”华锦荣眼神黯淡道。

黯淡到,里面没有一点光泽,整个人颓废。

“你想到了华子娴,那你有没有想到小优,小优也是你的女儿。”兰宁有些激动地说道。

华锦荣静静地看着兰宁夫人,眼中没有一点波澜。“赛君,我做过亲子鉴定的,小优不是我的女儿。”

“什么?”兰宁很震惊,不可思议地看着华锦荣,“不可能,我只和你在一起过。小优怎么可能不是你的孩子。”

华锦荣依旧黯淡地看着兰宁夫人,重复道:“我做过亲子鉴定,做过三次,都显示她不是我的女儿。”

“不可能。”兰宁再次确定,也再次重复道:“我只和你在一起过,小优怎么可能不是你的孩子,我痛了十几个小时才生下的孩子。”

兰宁夫人说道这里,愣了一下,像是想到什么,看向华锦荣。

当年,她离家出走,碰到同样在外面飘荡的华锦荣,两个人都用的是化名。

华锦荣并不是太子,而是第二个儿子,对政治也不关心。

他们缘于一场美好的邂逅,无忧无虑,开开心心的,除了恋爱,就是恋爱,但是有一天,华锦荣突然消失了。

兰宁夫人后来才知道,那是因为华锦荣的哥哥心脏病发死了,他回去继承了太子的位置。

可是那个时候的兰宁夫人不知道华锦荣成了太子,她也不知道华锦荣的真正名字。

她怀孕了,也不敢回去,在外面剩下了孩子。

那个时候的她,很苦,也没什么钱,就去了一个私人的黒医院。

当时和她在一个病房里的,还有一个女人,女人长得很标志,性格柔和,看的舒服,他们说过几句话。

她先生孩子,但是太痛,昏厥了过去,等醒过来的时候,躺在了床上。

那个女人也生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一直抱着孩子哭泣。

那女人只在医院里一天,就被人带走了。

她被带走的时候,看了眼她的孩子这边。

当时她还在想的,是不是她的孩子留不住了,所以,才羡慕她的孩子还在身边。

再后来,她在电视上看到皇帝是华锦荣的时候,很震惊。

她就带着傅鑫优回来了,一步一步,成了现在的兰宁夫人。

“我们的孩子,被掉包了。”兰宁夫人说道。

“什么?”华锦荣锁着兰宁夫人。

兰宁夫人也像是被雷劈了一样,脑子里出现了短暂的空白,随后,懊恼,憎恨,烦躁,火大,各种情绪交杂着,让她的情绪极具的膨胀,血压快速的增高,愤恨地说道:“那个女人,换了我们的孩子。”

“什么那个女人,谁,谁换了我们的孩子,我们的孩子又是谁?”华锦荣不解地问道。

“我要去查,我的孩子……”兰宁夫人眼睛发红。

那个女人走的时候,那种楚楚可怜的眼神看她这边,她怀疑,那个女人的孩子留不住,所以才换了她的孩子。

所以,很可能,她的女儿已经死了。

“我要去查。我一定要查,我要知道她是谁,她干嘛了,我的孩子又被怎么样了。”兰宁夫人激动地说道。

“赛君,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华锦荣问道。

兰宁夫人瞪向华锦荣,委屈又不甘,“二十六年前,你就放弃了我和孩子,为了你的权威,如今,你又放弃了我和孩子,都是为了你的权位,你除了权位,还有什么!”

More ab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