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吻不但来势汹汹,而且充满了愤怒,苏青感觉自己好痛,可是又撼动不了他分毫。

很快,他的一双手也开始不老实起来,那夜的恐惧不由得让苏青的后背起了一层冷汗。

他的性情她再明白不过了,他会由着自己的性子来,苏青这一刻都有点后悔刚才激怒他了,可是现在后悔已经来不及了!

她的睡衣被他拉拉扯扯,苏青正在感叹自己这次又要被他蹂躏的时候,背后忽然传来了一道声音。

“粑粑,粑粑……”

是冬冬的声音!

听到这一声牙牙学语的粑粑,关暮深立刻就停止了一切动作。

关暮深和苏青同时回头,竟然看到冬冬坐在床上,正用惺忪的睡眼望着他们。

这一刻,苏青的脸刷得就红了!

关暮深的手也松开了苏青的肩头,苏青并伸手将他推开。

冬冬这时候已经爬到了床边,伸出小手来对着关暮深喊:“粑粑!粑粑!”

关暮深赶紧上前,一边就将冬冬抱了起来,刚才的怒色完不见了,反而亲昵的搂着冬冬柔声问:“冬冬,想爸爸了吗?”

娇羞女孩的笑纯美动人

冬冬不会说话,只能是啊啊的叫唤个不停,但是看得出冬冬和关暮深很亲,而且很依赖他,一直用小胖手摸他的脸颊。

苏青和冬冬待了好几天了,也摸清了一点他的习性。如果冬冬喜欢这个人的话,会经常用小胖手去摸这个人的脸,而且有时候还会亲上一口,以表示异常喜爱。

这几天,她已经不知道被冬冬亲过多少次了。别说,被冬冬亲的感觉真的是好极了,那种愉悦是溢于言表的。

等等,冬冬是关暮深的儿子?这时候,苏青才缓过神来。

什么意思?关暮深怎么会有儿子?他和方怡也没结婚啊,再说这孩子也不可能是方怡的。

冬冬现在十一个月,十一个月?如果自己的儿子还活着的时候也是十一个月,难道……

想到这里,苏青不能淡定了,她上前去问:“关暮深,这个孩子真的是的儿子?”

听到这话,关暮深摸着冬冬的脸蛋的手僵了一下,然后便说:“当然,这还有假的?”

“这个还是是不是我们……”苏青刚问了一句话还没哟说完。

关暮深便冷冷的望着苏青回答:“不是!”

“他现在十一个月大,如果我们的儿子活着也正好这么大,当初……当初说孩子夭折了,根本就没有让我看到孩子的尸体,……”苏青联想到以前的种种,越想越可疑。

“那个孩子已经死了,冬冬是我在孤儿院收养的。”关暮深又一次打断了她。

“收养的?”苏青歪着头疑惑的盯着关暮深,根本就不相信他的话。

此刻,她在心中又燃气了一丝希望,如果冬冬就是自己的儿子,那么她的孩子根本就没有夭折!

关暮深抱着儿子一脸严肃的道:“当初就是因为我们的儿子夭折了,我很难过,正好我资助的孤儿院门口有人把一个仅出生几天的男婴遗弃了,我第一眼看到冬冬就割舍不下了,所以就办理了收养手续,将冬冬养在身边。”

虽然关暮深说得有理有据,但是苏青心里还是存有一丝希望,也许是她自欺欺人不愿意承认吧。

“说得是真的吗?他真的不是我们的儿子?”苏青盯着冬冬的小脸问。

扫了一眼苏青那伤感的眼神,关暮深眼神深邃。“当时我也受不了儿子的夭折,所以便不顾一切的将冬冬收养了,现在我感觉我的决定是对的,因为我已经将部的爱都给了冬冬,他已经融入到我的生命了。”

苏青并没有反驳他的话,反而十分认同,因为仅仅几天的时间,她就已经离不开冬冬了,更何况关暮深已经养了他这么久了。

确认了冬冬不是自己的儿子,苏青难免有点情绪低落,仍旧沉浸在痛失爱子的情绪中不能转变过来。

稍后,耳边便传来了关暮深的问话。“现在能告诉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红姐得了重感冒,怕传染个冬冬,现在临时找个保姆不放心,关启政没有办法只能临时让我来照顾几天冬冬。”苏青平静的回答。

闻言,关暮深蹙着眉头道:“我的家人都不知道我收养冬冬的事,所以我希望以后也守口如瓶,我希望冬冬在正常的环境下长大,毕竟我以后还要结婚生子,我不希望冬冬被扯进什么家族争斗中去,这对他的成长是不利的。”

听到这话,苏青望着关暮深点了点头。心想:他想的很周到,而且他所担心的的确是个问题,关暮深的母亲她太了解了,不见得会同意他收养冬冬,而方怡的个性也摆在那里,毕竟冬冬是养子,以后很有可能威胁到她的孩子,现在收养冬冬的事情保密对冬冬来说的确是有益的。

下一刻,苏青感觉房间里气氛有点压抑,便道:“既然回来了,那我也该走了!”

随后,她便转身收拾自己的东西。

关暮深望着苏青的背影沉默了一刻,才道:“明天一早再走吧,现在太晚了,而且这里这个点根本就叫不到车。”

听到这话,苏青停止了收拾东西的动作,他说得对,这个点这个地方根本就没有出租车。

“啊……啊……”这时候,在关暮深怀里的冬冬开始往苏青的怀里挣。

看到冬冬的样子,苏青心一软,然后伸手就将冬冬抱在了怀里。

冬冬一回到苏青的怀里,就开始不断的揉眼睛,并且抱住了苏青的脖子。

见状,苏青就对关暮深说:“冬冬困了,我哄他睡觉吧,也去休息吧。”

看到眼前冬冬被苏青抱在怀里的画面,关暮深的脸上柔和了许多,半晌后,才点头道:“好吧,辛苦了。”

关暮深上前爱怜的摸了摸冬冬的头,便转身出了房门。

冬冬很快就在苏青的怀里睡着了,苏青将冬冬轻轻的放在床上,自己则是靠在床上,眼睛出神的望着眼前的这个小天使。

说实话,今晚她也很舍不得离开他,可是明天她就一定要离开了,心中充满了对冬冬的眷,甚至已经超越了以前对关暮深的感情。

More ab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