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关幕深问自己话的时候,苏青才缓过神来,低首应了一声。“哦。”

他怎么突然来温哥华了?是没结成婚,陪着艾利过来散心?还是孩子们明天就要放暑假了,他遵守诺言过来看望孩子们?

不管他为什么而来,苏青在心里明白一点,就是他不是为自己而来的。

“怎么来买菜?陈妈呢?”关幕深看了苏青一眼,然后左右望了望,并没有看到陈妈的影子。

“今天孩子们考试,我想晚上给他们做一顿大餐犒劳一下他们。”苏青伸手理了一下耳边的长发。

听到这话,关幕深便笑道:“看来今天我也有口福了,我陪一起去。”

“啊?”听到他要和自己一起去买菜,苏青立马愣了神。

下一刻,关幕深伸手便将苏青手腕上的菜篮拿了过去,然后拉着苏青的手就往前面的超市走去!

被他突然拉住了手,苏青愣了一下,然后赶紧将自己的手缩了回来。

“怎么了?”关幕深望着苏青质疑的问。

苏青不由得拧了下眉头,伸手将关幕深手里的菜篮又抢了回来,说:“我自己去买菜就好了,不用跟来。”

关幕深蹙了下眉头,还是笑道:“肯定会买很多,我帮拿啊。”

美女小清新吊带裙品下午茶清纯图片

“不用,谢谢。”苏青的态度是拒人以千里之外。

这时候,关幕深不由分说,上前又把苏青手中的菜篮抢了过来,苏青想和关幕深抢菜篮,但是她哪里是关幕深的对手。

“我说不用!”苏青怎么抢不到菜篮,最后只能是恼羞成怒。

看到苏青气恼的样子,关幕深却是仿佛很开心的一笑,露出了洁白的牙齿。“就是买个菜而已,又不是想怎么样,至于这么激动吗?”

听到这话,苏青真是恨得牙根疼。

他现在是别人的准丈夫,还来招惹自己做什么?

不过苏青也知道她现在是秀才遇到兵,有理也说不清,所以,苏青狠狠的白了关幕深一眼,便转身气哄哄的朝前方的超市走去。

看到气哄哄的苏青,关幕深心情倒是很不错,微微一笑,便提着菜篮跟了过去。

到了超市,关幕深倒是非常听话的推着购物车跟在苏青的身后。

他要推车就推好了,苏青也不理会他,专心的挑选食材。

关幕深倒是也安静,就这么乖乖的跟在苏青的身后,一点也不多言。

半个小时之后,苏青便将好多菜、肉、调料和水果等等堆满了购物车。

路过海鲜区的时候,关幕深忽然指着鱿鱼道:“今天的鱿鱼不错,买点吧。”

闻言,苏青扫了一眼柜台上的鱿鱼,皱眉说:“已经有带鱼了,不买了。”

关幕深却是像个孩子的坚持道:“我爱吃爆炒鱿鱼!”

他的确喜欢吃爆炒鱿鱼,苏青常常给他做这个菜,久而久之,爆炒鱿鱼也成了苏青最为拿手的菜式之一。

往日的点点滴滴又浮现在脑海中,只是他已经不属于她了。

心里苦涩之余,苏青扯了下嘴唇,终于道:“应该让艾利给做。”

说完,苏青便转头朝前方的面食区走去。

苏青心事重重的在面食区挑选了几个馒头和一些面条,然后转身想将东西放进购物车。

不想,却是看到关幕深已经将一袋鱿鱼放进了购物车,并嬉皮笑脸的道:“我还是感觉做得好吃。”

听到这话,苏青特别无语。

随后,她便将手中的东西放进购物车,然后才道:“今晚我没打算请吃饭。”

然后,她转身便朝收银台走去。

关幕深没有说话,默默的跟着苏青走到了收银台。

收银员将所有商品都录入后,苏青刚想给钱,不想关幕深却是将一张卡递了过去。

苏青头也不抬的道:“找零吧。”

意思很简单,她不想让关幕深付账。

“刷卡!”关幕深却是坚持道。

“我说找零。”苏青也和关幕深怄了起来。

一时间,他们两个弄得收银员都手足无措,不知道该怎么办。

不过最后还是关幕深霸道,伸手将收银员手中的纸币拿了过来,然后将银行卡塞到了收银员手上!

这下,收银员没有办法,只能是刷卡。

苏青知道争不过他,便负气的转头先走了。

苏青出了超市门口,本来想不等关幕深,可是想想自己买的那些食材还在他手上,她两手空空的回去可怎么做晚饭啊。

最后,没办法,苏青还是得站在超市门口等那个混世魔王。

他就是个混世魔王,不知道今天怎么又突然蹦了出来,其实苏青真的想明天就买一张飞机票回江州,等到关幕深离开温哥华,她再回来。

不久后,关幕深便两手分别提着一大兜东西走出了超市。

苏青瞥了他一眼,便自顾自的转头就走。

苏青走了好多步后,也没发现背后有人跟上来。

苏青一拧眉头,然后转头一望。

不想,关幕深却是就在他身后几米的地方。

只不过他手中的那两个大塑料袋子都没有了,苏青不由得皱眉问:“我买的食材呢?”

这时候,关幕深才笑道:“是我买的好不好?”

苏青不由得一皱眉。

下一刻,关幕深才上前,伸手将刚才苏青拿出的那几张钞票递到了她的面前!

望着他递过来的钞票,苏青别过脸去,表示不接,因为那些食材就是她买的,今晚别想来混饭。

看到苏青不接,关幕深却是笑着将那几张钞票又塞回了裤兜里,并笑道:“反正这钱对我来说也是从左口袋进了右口袋,都是我们的钱!”

听到这话,苏青立马争辩道:“谁跟是我们?我和早就离婚了,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好不好?”

苏青不知道他为什么要突然说这么暧昧不清的话,在江州的时候,他不是避自己都来不及吗?现在这是怎么了?吃错药了吗?

不过关幕深却是一点都不气恼,反而上前伸手想去搂苏青的肩膀,并笑道:“这个问题我们回家再讨论好不好?在大街上争执真的不好看。”

More ab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