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穆把淘淘的行李放到一边,说道:“我是受慕总所托,把孩子带回来,既然慕夫人你在,那孩子交给你了。”

阮白今天是刚办理了出院手续,从吃药到今天,刚好过了一个月。

她看着念穆,心里就来气,就是因为这个念穆,她才打算吃药的。

本来吃药是为了吸引慕少凌的关心跟注意的,但是念穆却出现了,并且开了一副药,让她吃了以后身体好受了很多,并且压制之前药的属性,让她没再那么痛苦。

这样一来一去,她的计划不但没有实施成功,而且顺带的,自己白受了几天罪,慕少凌见到自己的情况稳定,也没有施舍过多的关心,甚至出差去了……

阮白看着眼前云淡风轻说着的念穆,瞪着眼睛问道:“你也去出差了?”

“我是去进修的。”念穆解释道,慕少凌是去出差,但是她则是去进修的,希望她不要误会才是。

早在此前,她就能感觉到阮白对慕少凌的那份心思。

她是来执行任务的,但是对慕少凌却有着不一样的心思,要是让阿贝普知道,倒霉的人,还是她。

只不过这是假阮白所选择的,所以她不会提醒什么。

“那你是每天都跟少凌在一起吗?”阮白心里想着,不禁妒忌起来,怪不得之前跟慕少凌进行视频通话,他的兴致都不太高,原来有她在身边。

这两个星期,说起来时间是不长,但是两人要发生什么事,也足够了!

牵着气球的海边蕾丝美女

阮白上下打量着念穆,想要从她的状态里看出什么,好知道,她到底跟民俗好了有没有发生什么。

只是这个女人太过平静,说话的语调都是没有起伏的……

阮白气得有些跺脚,念穆见该说的都说完,当着慕家司机的面,阮白也不可能对淘淘做什么,于是转身离开。

“你去哪里?”阮白又问道。

“慕总给我的任务就是把淘淘送回家,现在我把孩子交到你的手上,我的任务已经完成,所以我要回家了。”念穆说着,拉开计程车的门。

阮白的语气有些冲,听着她一口一个慕总,心里就很不舒服,立刻问道:“少凌人呢?”

念穆上车的动作停在那里,回过头,看着她。

阮白被他这么看着,心里有些冲,她又问道:“你傻了还是哑了,我问你他人呢?是去了公司吗?”

“你不是慕总的妻子吗?为何要问我他人在哪里?”念穆真的不愿意在淘淘面前跟这个女人起冲突,但是有时候得饶人处,得到的并不是且饶人。

她不想跟这个假的阮白有过多的交集,毕竟她代替了自己的身份,在慕少凌的身边待了三年。

阮白被她的反问给怔了怔,不禁地握紧了双手。

淘淘皱着眉头,感觉到她手的力度,抽出了自己的手,揉了揉,说道:“爸爸还在美国处理工作。”

阮白一听,愣了愣,低头看着孩子的动作,注意到刚才自己的失态。

作为慕少凌的妻子,她却不知道他还在美国,被这么几个人看着,她感觉脸有些火辣辣的烧着疼。

真是打脸……

念穆听着孩子说的话,转过身上了车,对着计程车司机说道:“开车吧。”

司机闻言,利索地调头开车离开。

阮白站在那里,吃了计程车的一记烟,她感觉到面子挂不住,于是对司机吼了一声,“还傻站在那里做什么?来给小少爷提行李。”

司机闻言,立刻下车拿起了淘淘的行李箱,放到车的后座。

阮白也没有上车,直接开门,然后看着淘淘说道:“宝贝,我们回家吧。”

淘淘看着她脸上热切的笑容,总觉得这里面假的很,对着阮白的热情,他感觉到无比的怪异跟虚伪。

他径自地往里面走。

阮白刚伸出手,就愣在那里,看着自顾自地往前走的孩子,她低垂了眼眸,闪过一抹阴狠。

她就知道,那个念穆不是什么好人,孩子跟她接触过,现在对着自己更加的冷漠。

不行,她不能眼睁睁地看着那个念穆把她拥有的一切都抢走,慕少凌是她的,孩子也是她的,慕家也是她的。

无论她喜欢还是不喜欢,这一切,属于她的,终究全部都是属于她的。

阮白看着继续往前走的淘淘,一点粘着自己的意思也没有,虽然说之前他就是这样,不爱粘着自己。

但是现在,她却感觉到孩子更加的冷漠。

阮白把这一切归于念穆的身上,心里想着,她一定要做些什么,让念穆停止这一切的行为!

她快步跟上淘淘,低声轻语地问道:“淘淘,美国好玩吗?”

“不好玩,我整天跟着爸爸。”淘淘说道。

“跟着你爸爸?就没有去其他地方玩吗?”阮白不太相信,继续打探着。

“爸爸是去忙工作的,不是去玩的。”淘淘抬头看了她一眼,有些嫌弃。

以前他的妈妈温柔善良且聪明,但是现在她则是变得让他无法喜欢得来,这种感觉简直就是奇怪。

阮白继续追问道:“这样啊,那你爸爸就是平常都在公司跟酒店吗?”

“嗯。”淘淘点头,快步走进客厅,不让她继续扯着自己问东问西的。

阮白本还想问慕少凌有没有跟念穆在一起,但是在想着要怎么开口的时候,孩子已经走进了客厅。

无奈之下,她只好作罢,跟着走了进去。

淘淘走进客厅,欢快地跟客厅里的所有人都给问候了一声,阮白见着,也跟着问候了一声。

淘淘回来跟她出院,相比之下,淘淘更受他们欢迎。

看着慕老爷子牵着淘淘的手问东问西的时候,阮白心里更是纳闷。

无论慕老爷子问什么,淘淘都会细致的回答,包括美国好不好玩,这些刚刚她问过的问题。

他对自己的态度,跟对慕老爷子的态度,是完全不一样的。

阮白在心里默默的骂着,这个小兔崽子,根本没把她当成妈妈看。

看着他们爷孙欢乐的模样,阮白咳嗽了一声。

慕老爷子这时候抬头看着她,问道:“小白,身体还没好吗?要不回去医院吧,家里孩子多,别给传染了。”

More ab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