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爵,我们该走了,整个努尔都在等你。”努尔大元帅厄尔施泰因严肃地对着艾米莉亚说道。

艾米莉亚不舍得最后看了一眼莱恩的领地,那里绿水青山,生机盎然,成片的农田上,农奴们正在收割冬小麦,莱恩麾下的骑士们都来了,他们排成整齐的队列,朝着艾米莉亚脱帽致敬。

没人想到,伯爵的女仆长会是帝国的选帝侯,但是所有人在得知了这件事之后都给予了艾米莉亚最高程度的敬意,骑士们敬佩有坚持,有担当的人,艾米莉亚给莱恩当女仆一当就是八年多的时间。

现在,艾米莉亚必须返回帝国了,在那里,有她的封臣,有她的臣民,他们需要艾米莉亚,而艾米莉亚也必须履行自己的职责,她终究是选帝侯家族最后的嫡系血脉。

苏莉亚来了、特蕾莎来了、维罗妮卡也来了,还有平时极少出门的黑暗精灵奥莉卡和湖神女巫莫吉安娜。

当然,最让艾米莉亚注意的还是那个脸上带着淡淡伤感和微笑的伯爵,时光荏苒,当努尔铁甲军的精锐军队包围着自己时,二十五岁的艾米莉亚就在那里,深情的目光望去,依稀浮现着自己十七岁第一次见到莱恩时的模样。

当时自己见到他的时候,他还只是个诺德的王国骑士,白狼骑士团的普通成员!

一路以来的传奇故事,艾米莉亚都是莱恩和他所创下无数史诗的见证者,艾米莉亚本以为她可以当一个忠实的看客,一直看下去,但是离别之时终于到来,女公爵眼中饱含着热泪,当时光奏响回家的小夜曲,她试图回忆了八年前,自己在马林堡的码头,收拾行囊出发,跟随莱恩回家的样子。

艾米莉亚缓缓转身,她示意努尔铁甲军和骑士团大导师们让开道路,走到莱恩的面前,这个男人的脸上露着宠溺的笑容,他伸手按住了艾米莉亚的肩膀,轻拍两下。

女公爵牙关紧咬,她明白自己在面对这个男人时有多么脆弱,只要他开口,只要他恳求自己留下来,自己一定会愿意抛弃一切留在他的身边,哪怕是一辈子当个没名没分的女仆。

他没有,相反,莱恩的意思很明白,如何选择,取决于她自己,无论她作出如何的决定,他都支持。

可这才是她心目中人类的英雄,莱恩是一个被责任感和使命感浸透的男人,他是骑士道的典范,湖中仙女的神选冠军,所有骑士的楷模。

小表情超多清纯美女清新自然写真

如果莱恩真的像头舔狗一样求艾米莉亚留下来,她反而会看不起他。

“……最后还是要说一句谢谢,莱恩,谢谢你,没有你,就没有现在的我。”艾米莉亚来到莱恩面前,努尔女公爵最后说了一句话:“我永远是你的小女仆艾米莉亚,我的男人。”

说完,艾米莉亚踮起脚尖,在莱恩的嘴上轻轻一吻,然后女公爵就此离开,再也没有回头。

努尔的大军就在莱恩的面前离开了,莱恩怔怔地看着这只军队的远去,伯爵长叹一口气,艾米莉亚选择离开也意味着她将放弃目前安稳闲适的生活,而选择将自己投入努尔的政治漩涡中,目前艾米莉亚在帝国宫廷绝不缺少反对派,选帝侯之位和威森大公爵之位都有人代领,尽管她持有选帝侯圣剑“西方之火”,这次回去也必定是一场腥风血雨。

但这是她的选择,莱恩无权干涉。

“走吧,我们回去。”莱恩转过身,今天他的后院来得非常整齐,除了最近鬼鬼祟祟不知道在计划着什么的湖中仙女以外,所有和他有过关系的女人们都来了。

先走的是两个女巫,特蕾莎和维罗妮卡最近都在忙于魔法实验,然后是莫吉安娜,湖神女巫正在派人调查穆席隆,她试图通过占卜了解药剂圣杯的去向。

留下来的是苏莉亚和奥莉卡,女骑士轻轻地走到莱恩的身边用手挽着他的胳膊,温柔地安慰着有些怅然的丈夫:“并不是再也见不到了,等到时间合适,我们可以一起去努尔看艾米莉亚,她已经建好了传送阵,只等待埃尔斯佩斯女士在那边激活。”

“实际上艾米莉亚走的时间不合适。”莱恩摇了摇头,他示意骑士们解散,然后转身返回酒庄:“但是没有办法,确实这已经是约定好的时间了,努尔方面已经拖得够久了。”

“主人,她有了。”黑暗精灵的话相当直接,奥莉卡斜着眼睛,口气不怎么好听:“真是的,主人最近都和她在一起。”

“艾米莉亚毕竟就要离开了,多分一点时间给她是应该的,只能怪我自己不争气……”苏莉亚很是幽怨地捂着自己的小腹,结婚一年多以来,莱恩和她在一起的时间最长,灵纹也早就成熟了,但是她就是没点动静。

同时,女骑士的心里还隐隐有些危机感,艾米莉亚如果产下一个长子,那么由于双方的身份决定了这个孩子肯定是个受到所有人承认的拥有贵族身份的合法私生子!如果自己不争气生不出孩子,那是不是意味着以后莱恩的头衔将会全部由艾米莉亚的孩子继承?!

“你放心,苏莉亚,艾米莉亚的孩子只会继承艾米莉亚的头衔,未来我的所有头衔将会由我们的孩子继承。”莱恩看出了苏莉亚的担心,他笑着说道:“这个你可以放心,我可没那么容易死去。”

苏莉亚脸上泛起了红晕,女骑士低声说道:“我担心的不是这个,我担心的是如果……生不出来怎么办?”

“不会的,艾米莉亚……只是比较特殊。”莱恩吐槽道:“她的灵纹三周之前才成熟,然后才几天……她立即就有了。”

“主人,为什么艾米莉亚很容易就有了呢?”黑暗精灵也好奇地问道。

“因为她的体内没有狂暴的魔法元素,所以整个过程相对比较容易。”莱恩摇了摇头:“你们都不同,奥莉卡,你的体内有大量的黑暗魔法的法力,而苏莉亚的体内累积了大量女士的神力。”

女骑士和暗精女仆这才恍然大悟,尤其是苏莉亚,女骑士脸红着思考最近女神是不是附体过于频繁了?

“好了,不说这个了,艾米莉亚是运气好,你们都会有的。”莱恩示意他们该回去了,还有很多事要伯爵处理。

…………我是处理内政的分割线…………

旧世界,布列塔尼亚东方,灰色山脉,黑石据点下方河谷。

远征骑士卡拉德正在感叹于矮人建筑技艺的鬼斧神工。

在灰色山脉的高峰之下,是成片正在开垦的农田,为数两千多的农奴们正在辛勤工作,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赎罪,他们一边感激着哈根公爵的宽宏大量,一边卖力干活。

安格朗德氏族的矮人们仅仅建立了几个哨站就完全控制了这片河谷,每个哨站仅仅驻扎5-10个矮人,这些矮人依靠着精锐的火器和各种守城设备足以抵挡一只上千人的大军!

而如果哨站的矮人判断有无法对抗的敌人出现,那么这些哨站就会点燃烽火,到时候居住在里面的矮人军队就会出战,给予敌人致命一击,附近吉索莱奥克斯公国的骑士们看到烽火也会立即出动战斗。

同时,矮人的一些行动让卡拉德大开眼界,面对这些手无寸铁的逃奴,贝勒加下令让手下训练他们学会基本的长矛突刺和使用一些简陋的手弩,矮人的手弩太容易上手了,农奴们只需要学会装弹、瞄准、扣动扳机就行,这种脑残式教程让农奴们快速上手,甚至发挥出了一定的效果。

远征骑士隐隐意识到为何莱恩领地的农奴们有颇为可观的战斗力了。

可惜的是,时不我待,卡拉德并不能在这个地方待太久,为了继续赢得女士的注视和垂怜,他必须启程了,贝特朗爵士率领的人类军队甚至已经在两周之前就已经离开。

拿起自己的神剑杜兰戴尔,骑上自己的爱马伽利帕,他清洗干净了自己破破烂烂的罩袍,让卡拉德感到欣喜的是,贝勒加让自己的符文铁匠斯路德-诚实者帮他重铸了他的骑士板甲,更是在上面添加了三个符文用来保护这位强大的远征骑士,出于曾经在拉-梅森内尔修道院并肩作战的情谊,矮人只收了卡拉德成本外加三百金克朗的酬劳,这对矮人来说已经非常良心了。

经过漫长的远征,卡拉德有一笔不错的积蓄,装备和战马就是骑士的生命,他毫不犹豫付了钱。

穿好铠甲,跨上战马,卡拉德告别了矮人和河谷内的农奴们,独自踏上了远征之路。

圣杯远征是孤独的,在三个小时之后,凡世的人烟和城镇就已经离卡拉德远去,现在留给远征骑士的是无人的旷野,时间已经来到四月份了,吉索莱奥克斯公国的有些地方居然还在下雪,卡拉德怀疑这些雪是冬天最后的挣扎,但是毫无疑问的是,天下确实在下着软绵绵的雪。

在卡拉德的视角之内偶尔可以看见一些贫瘠的农田,没错,偶尔,但是他举目远眺,很少有农奴在农田中耕作,显然凯姆勒给这个公国带来的伤害并不会在这么短之内消失,卡拉德甚至怀疑亡灵巫师带给这片土地的伤害还能否愈合,可无论怎么说,凯姆勒已死,农奴和贵族们的日子终将过下去。

这就是生活。

令卡拉德感到怪异的是,商人们就像闻到血的鲨鱼一样聚拢而来,一路上他遇到了不少商队,都是打算前往新建的贸易站贸易,他们携带着兽皮、美酒和马匹,换回了矮人生产的武器装备和帝国出产的黑啤酒与粮食。

这让这片土地多多少少有了一些生机。

商队都有军队护送,有些是吉索莱奥克斯公国的军队,有些是商人自己的护卫队,荒野之中的安全能够得到保障的同时,卡拉德却感到了懊恼,如果这样,他要如何才能够给女士献上足够的贡品?

他决定继续远离人烟。

逐渐靠近亚登森林,卡拉德终于如愿地见到了自己的猎物,在远征骑士的马蹄声中,一个慌张的女人正在树林中夺命狂奔,试图远离他。

卡拉德立即确认了对方是什么——她身上穿着一件充满污渍的绿色长袍,头戴尖顶巫师帽,见到远征骑士的身影,女人尖叫着在林地之间狂奔,她的神色充满着恐惧,许多魔力不由自主地释放出来,在空气中形成绿色的气浪,灰色的长发上弥漫着诅咒的味道,她试图冲下山坡,打算消失在林间深处。

这是一个野法师!是一个没有经过系统性训练而自己觉醒了魔法天赋的女性野法师!卡拉德知道,在民间,她们有一个不成文的统一称呼,那就是魔女。

卡拉德最近才在黑石据点下的河谷之内见过魔女狩猎,魔女被绑在火刑柱上等待着火焰的净化,结果那个魔女居然不畏惧火焰,她在火刑柱上释放出尖锐的笑声,操控着火焰攻击农奴,大声咒骂着所有人并警告他们自己一定会回来毁灭这片土地。

然后矮人的加农炮立即就把这个魔女轰成了渣。

在这个世界,魔女并不是什么第一生产力和美好善良的代名词,在混沌腐化的污染下,每一个没有经过系统性训练的野法师迟早都会成为混沌巫师,并最终成为混沌恶魔进入凡世的传送门。

“邪恶生物,混沌走狗,受死吧!”卡拉德用马刺猛踢爱马的腹部,纯血精灵战马高鸣一声穿过林地,马蹄在被雪覆盖而泥泞的地面上踏响,茂密的枝丫让卡拉德失去了自己的视线,魔女念动着咒语,疯狂增生的荆棘和尖刺几乎将卡拉德整个人包围起来,

她差点就成功了。

“为了……女士!”远征骑士双手握紧了长剑,那些缠绕着他的树枝似乎变得空无一物,神剑杜兰戴尔身上迸发出了湖神之光,卡拉德释放出了无尽的怒火和咒骂,那些困扰着他的障碍物被他几剑砍碎,用力地驾驭着战马,卡拉德示意爱马进行最后的冲刺:“解决她!”

在魔女恐惧的尖叫中,战马如一道奔袭的雷电一样穿过幽深的树林,杜兰戴尔准确地撕开了荆棘和尖刺,此时远征骑士那出神入化的剑术得到了完美的展示机会,魔女的脊背被杜兰戴尔的剑锋圆润地切割开,寒光一闪,她死不瞑目的头颅落在了地上,无头的尸体继续跑了两步,摔倒在一片泥浆中,微微抽搐,随后没了动静。

“哼!”卡拉德充满着嫌恶地从战马上下来,他仔细观察了一下这个魔女的尸体,知道他遇到的只是一个小角色,如果这种级别的贡品能够让湖中仙女满意,那么圣杯远征就远不会那么艰难,远征骑士单膝跪地,向女士祈祷并诉说了自己微不足道的胜利,然后打算继续出发,寻找自己的下一个目标。

然而祈祷尚未结束,森林深处突然传来了马蹄声。

一个通体绿色的身影出现在了卡拉德的面前,他骑在一匹高大的战马身上,穿着奇特的绿色盔甲,上面缠绕着常春藤,他通体绿光,却散发着无尽的威严。

“你是?!”

More ab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