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了几天之后,帝国援军到了。

烟火学院佣兵团携带着二十多门帝国产重型加农炮,四门地狱风暴火箭炮以及一门地狱狂风速射炮。

三个火枪营,三个步兵营和一队矮人屠夫组成了这支烟火学院佣兵团的主力,除此之外还有一队手枪骑兵和少量的帝国骑士。

这支军队的指挥官是帝国将军迪特里希,是一位五十多岁的沙场宿将,供职于努尔,自从艾曼诺莉回到努尔之后,迪特里希便宣誓向艾曼诺莉和她的儿子弗雷德里克效忠。

副将是毕业于努尔枪炮学院的鲍里斯-冯-茹科夫,这是一个三十来岁的壮年人,他穿着非常非常花哨的衣服,非常非常花哨,他的板甲上各种华丽的装饰物简直要令人闪瞎狗眼,这个壮年人和喜欢留长发的布列塔尼亚人不同,他只留着一个简单地板寸,下巴抬得很高露出短短的一小截山羊胡,态度相当地倨傲。

而这些来自努尔的士兵们装备极为精良,就连装备最差的长矛兵也拥有一整套精美的制式装备,除了手中的长矛,这些士兵们每人都配有一把努尔军工厂出品的精良长剑,整支军队全体黑衣黑甲。

为了雇佣这只帝**队,布列塔尼亚人花了不少代价,除了大把金币以外,布列塔尼亚人还向努尔军工厂下了很多订单,据说这是那位新任努尔女公爵的主意,艾曼诺莉认为大额的生产订单比起单纯的金银来说更有效果,它不仅带来利润,还能让军工厂开足马力生产,解决一系列社会的问题。

帝国援军倨傲的态度引起了布列塔尼亚人极大的不满,骑士们都对他们报以愤慨的神色,而在帝国人看来,除了骑士以外,布列塔尼亚人居然拖着一群衣不遮体的乡巴佬和泥腿子一起打仗,也是够搞笑的。

不过进行过圣杯远征的劳恩、哈根、卡拉德等人倒是对这种情况表示了理解。

这要从努尔的历史说起。

努尔市是帝国炮术学校的所在地,帝国大部分的加农炮,臼炮和火枪也是在这里制造的。努尔也是众多帝国古老名校的所在地,这里是帝国的学术中心、工业中心,也是南方重镇。

单从科技水平和学术水平来说,就连帝国首都布伦瑞克都无法和努尔比较,而且努尔还是救世者路德维希的家乡,这座城市因为这位号称是查理曼大帝之后最伟大的帝国皇帝而倍感荣光,努尔也是交通枢纽和贸易重镇,矮人位于群山中的要塞源源不断地运来各种商品货物,富有的南方国度人乃至提利尔人涌入这里买卖。

圆脸漂亮美女光滑肌肤百褶裙露美腿养眼写真图片

所以努尔是富裕的,这里的人们也是非常开化的,努尔的军队早已完成了职业化并经常作为佣兵为别的帝国省份卖力,整个努尔市民阶级的人均文化程度和识字量位居帝国之冠。

“布伦瑞克是我们的首都,努尔是帝国的中心,白狼城……好吧,它算是座伟大的城市,别的地方?都是乡下。”

努尔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瑞克禁卫、工程大师瓦格纳酒后所言

简单点来说,布伦瑞克和努尔这两座城市在帝国人民的鄙视链中是处于最顶端的,也正因为如此,卡尔-弗朗茨皇帝不会容忍他不信任的人掌控努尔,和他本人还有他的家族关系好的艾曼诺莉回到努尔是皇帝。

不过也正因为如此,这个佣兵团的职业道德也是非常优秀的,帝国将军迪特里希用鄙视的眼神看了一圈布列塔尼亚的军营,最后说道:“劳恩-里奥康沃尔阁下?”

“您好,我们的帝国兄弟,山对面的人类同胞。”劳恩带着众人出迎,他主动和迪特里希还有鲍里斯-冯-茹科夫握手:“非常欢迎!”

“我们带着努尔女公爵,深受爱戴的艾曼诺莉阁下的友谊而来。”帝国将军迪特里希对着劳恩等人说道:“我们向你们出卖了自己的剑刃和枪炮,你们只需要告诉我们,如何对付我们的敌人就行了。”

“很好!”

时间接近三月,穆席隆的天气还是很冷的,众人进入大帐之内坐下,劳恩首选寒暄了一番,他微笑着说道:“我听闻艾曼诺莉女公爵阁下历经千辛万苦终于回到了努尔,这真是帝国之幸,人类之幸!”

“嗯,算是吧。”帝国将军迪特里希叹了口气,他有些不满地说道:“如果不是你们那个神选冠军莱恩-马卡多居然将我们尊敬的女爵阁下弄大了肚子,我们会更高兴。”

帐篷内的气氛顿时变得奇怪起来,同时持有努尔女公爵、布雷西亚选帝侯和威森领女公爵的艾曼诺莉被湖中仙女神选冠军莱恩-马卡多弄大了肚子这根本就不是秘密。

努尔的贵族们对此私下抱怨不小,骄傲而富有的帝国贵族倒不是觉得这个孩子是低贱的,毕竟莱恩的伟大事迹和崇高威望摆在那里,他们抱怨的则是莱恩居然没有娶艾曼诺莉为妻,这个孩子是个私生子!尽管卡尔皇帝宣布承认这个孩子是艾曼诺莉的第一顺位继承人,但是说出去还是有些不太好听,至少努尔的贵族们没少在议会上建议艾曼诺莉找一个新的丈夫或者要求莱恩放弃和苏莉亚的婚姻,改娶艾曼诺莉为妻。

艾曼诺莉对于这些提议完全无视,这位女公爵的执政方式是一步也不离开自己的选帝侯宫殿,但是她展现出了极为出色的内政能力,一边打击政敌,一边巩固自己的权威。

她保护平民利益,打击贵族势力,增加就业岗位,遏制混沌腐化的行为让她在努尔赢得了好名声,市民阶级给了她一个新的称号“深受爱戴的女爵阁下”。

卡拉德听了之后有些忍俊不禁,他和莱恩关系好,笑一笑也无妨。

劳恩则是脸色微妙,王国摄政知道,自己和莱恩之间的关系实际上也很奇妙,他们既是朋友,又是对手,既是同事,又是王位竞争者,既有相同的改革诉求,又代表着不同的立场。

想到这里,劳恩没有再接话题,稍微再寒暄了几句,众人开始进入正题。

“有个好消息!”劳恩说起这件事很是有些兴奋,他介绍着战况:“根据斥候的情报显示,前来支援理查德城堡的亡灵军队是一只残军,这只亡灵军队明显数量不整而且缺少骑兵。”

“这就说明!亡灵的主力一定被拖住了,极有可能,亡灵还在继续围攻尖顶宫!听到理查德城堡被我们围困的情况,派出了一部分军队回援。”劳恩立即说出了自己的计划:“我们优先消灭援军!在我们围困了理查德城堡的情况下,亡灵一定会被迫寻求和我们在城外野战!”

“那我们就满足他们!等到亡灵援军抵达!我们就在城外列阵和亡灵决战!”劳恩宣布了自己的计划。

“和亡灵决战?但是我们可是拖着一万七千多的难民军队!”卡拉德提出了自己的疑问:“这些难民们别说作战,他们看见了亡灵就会立即崩溃,从而导致整个战线的溃败!”

“我知道。”劳恩平静地点头。

“你知道还打算和亡灵决战?”卡拉德追问道。

“没错,亡灵是我们的劣势,在和亡灵作战中,只要这些难民们一崩溃,那么他们很容易引起军队的一连串反应导致中崩溃。”劳恩将手指放在了地图上:“但是,在合适的条件下,劣势也可以转化为优势!”

“这一仗,我们的劣势展现无疑,可我们的优势在于我们拥有大量的骑士,要如何扭转我们的优势转向胜势,我们需要一个计划。”劳恩看起来已经胸有成竹了:“诸位,请听我一言,有时候,难民不仅不会是我们的负担,反而会是这场战争制胜的关键……”

…………我是决定胜负的分割线…………

两天之后,马休巴德率领着亡灵大军赶到了理查德城堡,就在城堡之外的一处狭小的平原之上,两军开始对峙。

穆席隆的毒蛇和他的手下疯公爵墨洛温与吸血鬼领主贝利特斯、哈尔-哈里斯等人聚在一起,商议着如何打这场战争。

“我们需要注意的只有劳恩-里奥康沃尔手下的三千多骑兵。”马休巴德的脸色很平静:“还有帝国方面的五千援军,除此之外,我实在是不明白布列塔尼亚人为什么要带着将近两万人的难民上阵?”

“据说里昂纳赛的情况很糟糕,劳恩会带着两万个难民上阵是无奈之举。”贝利特斯高声回答道:“而且他居然将这两万人全部放置在战线的最前?真是不可思议,他难道不知道这些农奴们一旦崩溃很容易引起整条战线的崩溃么?”

“骑士们的战术都是这样,先让农奴们上去扛,然后择机冲锋,千年来没有变化,这没什么好奇怪。”墨洛温冷笑着说道:“我们要做的就是先击溃这一万多农奴,然后迫使帝**队陷入危险之中,这样劳恩和他的侠义症患者兄弟们就不得不支援帝**队,在失去冲锋机会之后,他就不得不撤退了!”

“很好!就这么办吧!”马休巴德点头采纳了墨洛温的战术。

战斗打响了,此时,马休巴德的战术是由三头嗜血蝠狼和大量的嗜血天鬼、墓穴恶鬼和墓穴食尸鬼军团正面冲击布列塔尼亚人的军阵,这些巨兽释放着自己的愤怒和咆哮,在他们靠近的时候,由于劳恩将一万七千多的难民们摆放在最前,这些难民在见到可怕的亡灵巨兽时第一时间就丧失了战意,他们的阵型一阵动摇。

然而出乎马休巴德预料的是,这些难民们却没有迅速崩溃,相反,在难民之中立即有人大声地发号施令,大群难民迅速在少量游侠骑士和军士的率领下有序地向两边分开,尽管场面相当混乱,但是难民们依然大体有序地向两个角落后退了:“什么?!怎么可能!”

立于布列塔尼亚中军的劳恩露出了微笑。

这是他和骑士们花了好几天集训的结果,他们教会了难民怎么撤退。

在难民较为有序的后退之后,被这些可口鲜肉吸引的亡灵怪兽们立即失去了控制,它们嘶叫咆哮着朝着两边的难民群冲去,在消灭了大量没来得及逃跑的难民,品尝美味的鲜肉时,这些亡灵巨兽也完全忘记了马休巴德的直取布列塔尼亚中军的命令,它们各自为战,到处乱冲,没有理智的家伙们为了争抢鲜肉而失去了基本的秩序。

而此时,等着这些亡灵怪兽们的,是来自努尔的精锐佣兵团,亡灵怪兽们已经进入了他们的射程之内。

“开火!!!”佣兵团副将鲍里斯-冯-茹科夫大声地命令道,三个火枪营,二十几门加农炮和地狱风暴火箭炮一起开火,密集如雨的火枪弹幕和漫天飞来的炮火眨眼间将亡灵怪兽们全部淹没!

来自努尔的烟火学院佣兵团早已在工程师的测量下算出了最佳射程,经过他们操纵的火炮就像长了眼睛一样精准的狙杀着亡灵的巨兽,嗜血蝠狼和墓穴恶鬼们一个接一个地倒下,嗜血天鬼们在密集的弹幕中根本不敢靠近地面。

亡灵怪兽们很快就逼近溃败的边缘了,马休巴德只得立即下令让丧尸军团、骷髅勇士军团和荒坟守卫军团跟上。

“启动地狱狂风速射炮!”见到亡灵的大群步兵逐渐靠近,帝国将军迪特里希立即下令。

“启动地狱狂风速射炮!!!”努尔的精锐们立即从他们的阵地中推出了一门强大的战争机器,这门战争机器旋转着吐出一条巨大的火舌拍打面前的一切,每一个炮管里都至少装有一打甚至更多的小炮弹,如今全部倾泻而出。

地狱狂风速射炮的九根炮管被分成三组并由中心转动曲柄控制轮流射击,被它瞄准的倒霉目标将会遭到不间歇的恐怖射击并被冰雹一样的铅弹雨吞没。

霎时间,整个亡灵前锋血肉横飞,数百亡灵被在一波攻击之下瞬间被打成了筛子。

亡灵大军推进的脚步被努尔的战争机器强大威力所阻挠,但是它们还是先后逼近了联军的军阵,随着劳恩和迪特里希的一声令下,布列塔尼亚的农奴步兵团和帝国的长戟军团加入了战争。

此时已经不再有谋略,整个战场化作了血肉的屠宰场,帝**队和布列塔尼亚的军士还有农奴步兵团们并肩站立在一起,对抗亡灵大军的进攻。

这场战争从上午打到下午,联军开始逐渐疲惫了,帝国的长戟兵和布列塔尼亚的农奴步兵团们逐渐在亡灵大潮的进攻下节节败退。

然而,正在指挥着亡灵大军继续进攻的马休巴德却下意识地感到了不妙,他立即下令全军撤退,亡灵军队在马休巴德的命令下有序地退出了战场。

当劳恩率领着骑士们在侧翼击溃了黑骑士军团想要迂回包抄亡灵后路时,等待着他的是正在理查德城堡附近平原上欢呼着胜利的士兵们,亡灵大军已经撤出了布列塔尼亚人的包围圈。

“这一仗!是我们赢了!”尽管很遗憾没能完全合围击败穆席隆的亡灵大军,来自北方的骑士们依然为这场胜利感到了骄傲。

欢呼声在平原上络绎不绝,歌颂着劳恩的胜利。

这是王国摄政劳恩-里奥康沃尔对他杰出军事才能和出色指挥能力的完美体现。

劳恩用这场胜利,证明了他完全有资格有能力和湖中仙女的神选冠军莱恩-马卡多竞争骑士王位。

而在十公里外,正在徐徐后退的马休巴德也露出了笑容。

“先让你小胜一场吧,劳恩。”

“但是一切都没有结束,我知道要怎么击败你。”

穆席隆的毒蛇取出了一封书信,书信上盖着伯莱昂公爵提奥多里克的戒章。

“去,派出一个活人把这封信送到布列塔尼亚人的军营里面去。”

“击败布列塔尼亚人的方式,就在这封信里面了。”

More ab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