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就拒绝他,明明白白的告诉他,你爱的人是我,你已经是我的女人,你愿意待在M国,就是因为你爱我。”项上聿强势型的要求道,腥红的眼睛里似乎能够溢出血来,消逝不去的杀戮和冷血。

“好,我说。”穆婉妥协道。

“说什么!”项上聿甩开她的手,“你一直跟邢不霍通话,让他提防我,说我种种不是,想种种对付我的办法,你这么对他说,你觉得他会相信!”

“你到底要我做什么!”穆婉超级不淡定了,又是着急,又是害怕,又是担心,又是迷惘,又是绝望,各种情绪交织在一起,整个人都快崩溃了。

“嫁给楚源。我放他一条生路,让他安的回到A国去。”项上聿冷声要求道。

“你疯了!”穆婉激动地推开项上聿。

项上聿握住她的手,“疯?凭你们这点伎俩就像让我疯?我只是告诉你,不要忤逆我,否则,我只会让你更绝望。”

穆婉要抽出手,他死死的握着,就像是铁钳一般,牢不可破,力气还越来越大,好像要把她的手给拧断了一般。

穆婉疼的脸色都发白了。

项上聿甩开她的手,死死的盯着穆婉,对楚源冷声命令道:“先带她回去。”

穆婉妥协了,她是怕极了现在的项上聿,就像是恶魔一般。

这个人,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什么事情都敢做。

吉他少女脸色通红阳光下写真

“我嫁。”穆婉绝望地说道,“前提我要他安然无恙。”

项上聿啪的一声,关上了车门,冷然地看着她,杀气不减,阴气不散,转过了身,朝着看台那边大步走去。

楚源冷着脸,眉头都拧紧了,开车,朝着宫外开去。

穆婉灵光一闪,对了,她有手机的。

她给邢不霍打电话过去,滴滴滴的忙音,压根打不进去。

她不死心,继续打,还是滴滴滴的忙音,打不进去。

“你别费心思了,你打不出去,应该是先生把你的手机的所有信号屏蔽了。”楚源冷声说道。

“他为什么要这么做!”穆婉紧握着拳头,手背上的青筋都爆了起来。

“他不这么做才奇怪,要不是因为喜欢你,你以为邢不霍会活到现在,他上次在Z国的时候就应该死了。”楚源愤怒地说道,飘向后车镜。

穆婉紧抿着嘴唇,和镜子中的他对视上了,狐疑的眯起眼睛。

楚源嗤笑一声,“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先生生这么大气,也是,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要投往其他男人的怀抱,我要是他,把你们两个都杀了,一了百了。”

穆婉眉头紧锁着,不可思议道:“项上聿真喜欢我?呵,不可能,他要是喜欢我,会让我嫁给你?他要是喜欢我,会娶傅鑫优,他要是喜欢我,会强迫我做我不喜欢的事情,他要是喜欢我,你不会敢在我面前这么说,他的阴谋吗?故意让你说这些给我听。”

楚源顿了一下,脸上有些异样,“你要是敢伤害先生,我会杀了你。”

“被我说穿。恼羞成怒了?”穆婉说道,突然的,她捂住了肚子,“我肚子好疼,你送我去医院。”

“你在耍什么花招?”楚源谨慎道。

“邢不霍的命在你们手上,我能耍什么花招,你就算让我跑,我也不会跑,呃……好痛,好痛。”穆婉蜷缩起来,眼睛鼻子都拧到一块去了。

楚源犹豫了下,“你等下,医院就在前面,我现在送你去。”

“去妇科。”穆婉说道。

“你不是肚子疼吗?怎么去妇科?”楚源不解道。

“肚子疼,不是胃疼,而且,我的身体我自己清楚,当然是要去妇科。”穆婉解释道。

“知道了。”楚源说道,打电话出去汇报道:“先生,夫人肚子疼,需要去医院,我知道,好。”

楚源开车去医院,把穆婉送去了急诊室。

因为是妇科,楚源在门外等。

穆婉握住了医生的手,“医生,麻烦您的手机借给我用下,我有急事。”

医生狐疑的看着穆婉,“门外等得人不是你爱人吗?”

“不是,请医生帮帮我,我就打一个电话,只打一个,我就是想问问我朋友的安危,没有其他的事情,对了。”穆婉把项链拿下来,塞到医生的手机,“这个送给你。”

“我不能收的。”医生把项链还给穆婉。

“就一个,我就打一个电话,请您帮帮我。”穆婉恳求道。

“那好吧,你不要说我借给你手机啊,我知道你是谁,我惹不起。”医生面有难色地说道。

“谢谢医生,谢谢。”穆婉诚恳地说道。

医生把手机给了穆婉。

穆婉从自己手机里翻出白雅的手机号码,紧张地打电话过去。

白雅那边接听了,“哪位?”

“白雅,我是穆婉,不霍在M国出事了,这件事情你知道了吗?”穆婉着急地问道,小心翼翼的看着门口。

“嗯,他受了枪伤,现在在急救中,已经加派人手。”白雅沉重地说道。

“我的手机信号现在被屏蔽了,我无法联系到你们。现在也是借了医生的手机,如果不霍没事了,能否派人来告诉黑妹,黑妹会告诉我。”

“我知道了,你也不用太担心,子弹没有打中心脏,不霍会没事的,等他醒过来后,就会接他回国,只是,他最近受了两次枪伤,上次还没有好,如果可以,我其实希望你能回国来看他,不然,他有心事,不利于恢复。”白雅意味深长地说道。

穆婉也想要守在邢不霍身边的,又害怕给邢不霍带来灾难,“知道是谁开的枪吗?”

“请的人太多了,所有政要,还有戏班子,关键是,现在还不能排除华家,我得到消息,楚煜冰和华家那边接触了,他可能要娶的,是华紫汋的妹妹华蕊。”

“什么?华蕊?”穆婉知道这个人的,M国第一美女华蕊,曾经华蕊想嫁的人是邢不霍,当初邢不霍来M国联谊的时候,华蕊就想嫁给他,还主动找人来谈了。

但是,当时的情况很微妙,华紫汋虽然和沈亦衍感情不和,但是,也是因为邢不霍把事情曝光,导致华紫汋从夫人的位置上下来。

所以,邢不霍压根就没有考虑华蕊。

More ab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