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氏总裁的女朋友开这么寒酸的车,真是个笑话,可别糊弄我啊。”男人竖着手指指着她警告道。

“放心吧,我哪能糊弄啊,那个女人明明平凡得要死,却好命得很,宋北玺已经在记者招待会上公开了两人的关系,就放心去讹诈她,肯定能炸到钱的。”阮美美一边说着,心里却是妒忌不已,就她那种模样,居然能让宋北玺对她死心塌地。

也不知道是不是学了那阮白的魅惑术,居然能傍上有钱的男人。

“行,我先把清单给她。”男人说着,离开了办公室。

李妮依旧站在门外。

男人走到门口,把清单递给她,“这就是我昨天列的清单,前三页都是哥跟人打架破坏了我这边的设施,后面三页则是他打架导致我不少的客人离开,他们都没有结账,点的酒水啊还有陪酒小妹的钱,都理应让哥来负责。”

李妮看着总共六页纸的清单,接过,随意地翻了翻,“他弄坏了那么多东西?”

“不然呢?这边都是有监控的,我可没冤枉哥。”男人掏出一根烟,嘴巴叼着掏出打火机点燃,“我跟说啊,别以为打架就是电视剧那样,只是拿个酒瓶挥来挥去,他昨天喝多了,像个疯狗一样,我几个服务生都拦不住,对那个人拳打脚踢的,给整坏了好些桌椅那些,那都是我刚买不久的,都是高档货,还有啊,服务生也被他无意间的弄伤了,现在人要休息,因为工伤,休息期间我还得给工资,还有一些汤药费什么的,这些也不应该让我来承担吧?”

李妮看着长长的一页纸,写满了应该赔偿的。

而且好些桌椅还有设施后面跟的价格,都非常昂贵,看着不像是这个酒吧能装修的起的。

她往里面看了看。

男人见状,腾出位置,问道:“怎么?要进去看看?”

清纯吊带秀美女孩最爱的踏青时光

李妮看着里面黑漆漆的,连灯都没开,她摇头道:“不用了,这些我需要核对一下,再跟商量,可以吗?”

“当然可以,说宋总的女朋友,肯定不会赖账的,再说了,就算真的赖账,我们也可以找哥要,找宋总要,不是吗?”男人咧开嘴笑着。

李妮皱着眉头,他怎么知道的?

虽然宋北玺在记者招待会上公开了两人的关系,但也不算是全城皆知,在很多人眼里,她不过是个平凡人。

李妮心里虽然疑惑,但没说什么,从口袋里拿出自己的名片,“我还需要昨天晚上的监控,麻烦发到上面的邮箱上。”

男人眯着眼睛看了一眼,点了点头,“行,我等会儿就让人给发过去,的动作得快些,本来我的酒吧就是重新装修过的,资金都用的差不多,现在被哥这么一弄,还得装修,麻烦得很。”

“我尽快。”李妮说完,拿着清单走回车旁边,坐在驾驶座上,她开车离开。

没有直接把钱结清,是因为她有疑惑,李宗打个架而已,真的能破坏那么多东西吗?

她看着清单上面的物品,有种感觉,李宗是把整个酒吧都给砸了那般。

但是,他一个人而已,哪有这么大的本事啊……

李妮想到这里,给公司的会计打了一通电话,关于钱的事情,当然是要让专业的人去办理了。

她打算公器私用,让公司的会计帮忙计算一下。

……

另外一边。

念穆看着时间,已经到中午。

她今天查过相关的资料,从韩国那边回来A市的航班总共好几趟,但是按照慕少凌的性格,说不定会选择最早的那趟。

如果是最早的那趟,慕少凌现在已经已经平安落地,说不定已经往公司这边来。

她站起来,深呼吸一下。

经过两夜一天的时间,她腰间的伤口已经好了很多,现在做些动作,也不怕会渗血。

看着下午还有好些文件要翻译,念穆决定下楼吃个午饭,再继续回来做事。

来到楼下,刚走出公司门口,她看到了陈毅。

念穆眉头一紧,知道他是来找自己的,于是想要调头离开。

陈毅看见她,动作更快,“念穆,念穆……”

两声叫唤下来,吸引了大部分职员的注意,念穆注意到职员们的目光都看向自己,要是此刻离开,倒是像个逃避躲债的。

她只好硬着头皮走上前,跟陈毅保持了一臂的距离,冷漠地看着他,“陈先生,有事吗?”

“念穆,之前是我不好,给造成了很多麻烦,我想过了,就算做不了情侣,我们也能做朋友嘛,以后也能互相来往的不是吗?所以今天过来,是特意像道歉的,看,礼物我都给买好了。”陈毅递上自己的礼物。

念穆看着他递过来的袋子,袋子上的logo,是当今白领最喜欢的奢侈品品牌。

好像是一个包包。

“的道歉我接受了,但是礼物我不需要,还有工作,先上去了。”念穆说着,就要往里面走。

陈毅不顾旁人的目光,一把拉住了念穆。

“这个样子,就是还在生我的气!”他急了,经过几天的思考,他还是觉得念穆最好。

既然周卿说她跟慕少凌没有关系,那他再努力一把试试,用朋友的身份去接近她,要是查出她跟慕少凌真的有关系,就曝光,要是没有,自己就追求!

念穆气着,抽出手,动作太大,扯到了伤口,她的眉头皱了起来。

“陈先生,再这样,我就喊保安了。”

“念穆,我只是想跟交个朋友,怎么还要叫保安呢?”陈毅故作不解,丝毫不认为自己此刻的行为给她造成了骚扰。

Tina从电梯走出来,看到陈毅,低声骂了一句,“我去,又是这个男人?念教授还真是倒霉。”

“怎么了?”一旁的同事看着她。

Tina没有说话,立刻上前,挡在念穆的前面,“这位先生,有预约吗?”

陈毅看着Tina,认出她是那天的那个女人,眉头一皱,他不耐烦道:“什么预约?”

More ab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