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了这话,路一鸣不由得眉头一皱。“很盼着我离开吗?”

闻言,戴宁不由得一拧眉头,眼眸盯着他,发现他的眼眸中带着一抹灼热。

这一刻,戴宁心里一紧!

随后,戴宁便赶紧笑道:“我当然希望能多陪小熊两天了。”

糟糕,她怎么没把他要走的时间问出来,自己反而要被他绕进去了?

路一鸣的眼眸中显然透出了一抹失望,随后,他便恢复了平时的脸色。说:“我很看好这座城市,所以想在这个城市投资几个项目,所以短期内我不会离开,这个答案满意吗?”

听到这话,戴宁不由得眉头一皱。“要在这里常驻?”

戴宁心里此刻真是有悲有喜,喜的是路一鸣这次应该不是来和她争小熊的抚养权的,悲的是他要在这座城市待很长一段时间,那她估计也得紧张一段日子了。

“好像不高兴?”看到戴宁错愕的样子,路一鸣轻轻蹙了一下眉头,问。

“没有,我只是很好奇,投资几个项目顶多来视察一下就好了,怎么还事必躬亲了?路氏那么一大摊子事,长期不在怎么能行?”戴宁问。

按理说路氏集团的担子很重,以前他休几天假都很困难,现在怎么会一走就是很长时间。

闻言,路一鸣低首喝了一口咖啡。唇角一勾,道:“没关系,现在一帆帮我在打理公司的事物。”

心事少女

“一帆?呵呵,怎么可能?一说到公司,他就头疼。”戴宁不相信的道。

路一帆的性子,她最清楚了。

路一鸣却是道:“一帆已经被任命为路氏集团的代总裁,已经走马上任好几天了。”

听到这话,戴宁不由得吃惊的道:“那够有办法的,能让路一帆去管理公司,真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闻言,路一鸣很想说,如果路一帆不答应担任代总裁的话,那么他这个大哥就要一辈子打光棍了,不过他还是忍住了,低首又喝了两口咖啡,用咖啡将那些话压了回去。

好吧,他愿意在这个城市待就待吧,反正也不关她的事,他只不过来看看小熊罢了。

“应该会在这边成立分公司吧?地址选好了没有?是不是早已经招兵买马了?”戴宁随后又问。

闻言,路一鸣的眼眸锐利的扫了戴宁一眼。

戴宁感觉自己仿佛被看穿了,不错,她就是想问问他不能总是在她的咖啡馆办公吧?成立了分公司,他是不是就要和小王移驾了?

这时候,路一鸣却是轻笑道:“恐怕要让失望了,这边的几个项目我还要考察斟酌,所以暂时不会成立分公司,毕竟一成立分公司,会有很大的花费。”

听到这话,戴宁不由得蹙眉问:“的意思是说最近都会在这里办公?”

问这话的时候,戴宁的眼睛扫了一眼桌子上的笔记本电脑和一沓文件。

“所以我才会充二十张卡。”路一鸣的眼皮下垂了一下。

天哪!这时候,戴宁真是无言以对。

想想自己以后每天都要和他见面,不,应该是处在一个空间内,而且要持续很长一段时间,戴宁的心里就开始抓狂。

看到戴宁脸色难看的样子,路一鸣却是双手交缠在一起,道:“我和小王每天的消费不会低的,有常客每天都来消费,这个咖啡馆老板应该高兴才对不是吗?”

闻言,戴宁倏地拿起托盘就站了起来。

在路一鸣的仰视中,戴宁大声的道:“我很高兴啊,谁说我不高兴了?”

说完,戴宁便转身走了。

望着戴宁快步走进吧台,然后负气的将托盘甩在一边,路一鸣的唇角不由得一勾。

下午四点钟的时候,戴宁刚从后面做完了蛋糕出来。

门口的风铃便响了,抬头一望,只见是大刘又来了,手里还提着东西。

“大刘,不忙了?”戴宁微笑着迎了过去。

“忙完了,我刚才去附近的超市买了点东西,看到这个葡萄很好,所以给……给们买了点回来!”大刘说了一半,便赶紧改口,眼睛还看了看一旁的小吴和小严。

看到大刘递过来的手提袋里的葡萄,戴宁却是没有伸手去接,而是婉拒道:“大刘,我们昨天刚买了水果,还没吃完呢,不如还是拿回去自己吃吧!”

这个大刘前几天送麻辣烫,今天送葡萄,还不知道明天送什么,对了,还送了小熊一个玩具汽车,戴宁真的不想接受大刘的馈赠了,因为她不想给大刘希望,她不想考虑感情上的事情。

可是,大刘却是坚持道:“戴宁,这个是提子,我尝了一个,可甜了,我一个大男人不喜欢吃这种东西,还是给们吃吧。”

“我们的水果还有,我……”一时间,戴宁和大刘互相推着那个手提袋。

正在僵持着,一直冷眼旁观的路一鸣,却是忽然站了起来,伸手拿过自己的羊绒大衣,搭在手臂上,便径直走了过来!

他一走过来,戴宁赶忙缩回了自己的手,而大刘的时候则是提着放葡萄的手提袋僵在了半空中。

这一刻,真的好尴尬啊。

戴宁半垂着头,伸手理了一下自己的短发,心里真是有点担忧,怕这两个男人会起冲突。

戴宁正想着怎么赶紧把大刘打发走,不想,路一鸣的眼眸却是冷冷的扫了一眼手提袋里的提子,鄙夷的一笑后,道:“提子的皮又厚又硬,她不喜欢吃这个品种,她最喜欢吃红玫瑰葡萄,那种葡萄才又甜又香。”

说完,路一鸣瞥了愣在大刘一眼,便转头对戴宁道:“我去接小熊,打烊以后我带小熊去找。”

路一鸣虽然只是随口一说,但是却是像极了夫妻两个的日常话语。

虽然戴宁感觉他这么说有点暧昧,但是他也没有说错什么,只是脸庞一红。

说完,路一鸣便转身一边走一边将大衣披在了肩膀上,这时候,小王赶紧追了上去,为路一鸣打开了玻璃门,两个人一前一后的离开了咖啡馆。

More ab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