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0shu.co,最快更新一胎双宝:总裁大人,请温柔最新章节!

念穆跟在董子俊的身后走到慕少凌的办公室。

到底是分公司,这里的装饰与T集团相比,简朴了很多,单调的冷灰色却给她一种无形的压迫感。

董子俊站在办公室门口,没有进去的意思,做了个邀请的动作,说道:“念教授,里面请。”

念穆深呼吸一下,手指微微弯曲,敲了敲门。

里面传来慕少凌的声音:“进来。”

念穆双手搭在金属门板上,冰凉的质感让她没忍住轻轻颤抖了一下。

推开门,她走了进去,看着慕少凌坐在大班椅上,她故意没有关上门,“慕总。”

“坐。”慕少凌指了指对面的位置。

念穆点了点头,刚走出两步的时候,身后的门被门外的董子俊关上。

听到关门的声音,她回头看了一眼,门已经被关上。

念穆:“……”

清纯酒窝美女甜美怡人私拍图片

她故意没关门,就是为了不想与慕少凌单独在一个空间相处。

慕少凌咳嗽一声,念穆回过神来,走到他对面的椅子,坐下。

“慕总,您找我,有什么事吗?”她轻声问道。

“的研究,我很有兴趣。”慕少凌直接说道。

得知他是为了研究的事情而找自己,她松了一口气,“谢谢。”

“需要多少科研资金?”慕少凌又问道,听着她软糯的声音,心里的某根弦忽然一动。

念穆微微垂眸,没有注意到他眼中绽放出的短暂光彩,她认真想了想,对科研资金没有太大的概念,但是这种快要成形的科研,后期需求的资金远远没有前期的高。

她只需要重复一次阿萨在前期做过的研究确认数据无误就可以,不会存在实验失败而消耗研究资金的风险。

“我的研究快要进入后期研究,并不需要很大的一笔资金,慕总看着调动款项就是,”念穆说道。

“不想争取多点?”慕少凌有些意外,要是换做旁人,肯定会趁着这个机会为自己的项目争取更多研究资金。

这些研究成果虽然是为公司谋取利益,但是也是伴随着个人终身的,要是换做楼下那一群研究员,他们肯定会争取更多的研究资金,用于研究。

“多点科研资金并不会让我的科研成果更上一层楼,所以资金只要足够就可以。”念穆对研究资金的需要欲望不大。

“嗯。”慕少凌在一份文件上划了几笔。

念穆看着,没有看见他在写什么,他是倾斜着文件的,所以也没能看见是什么文件。

大概是预算文件吧,她猜测道。

“上次我跟谈话,只有一个研究项目,今天怎么多了一个?”慕少凌合上文件,问道。

“多一个项目对公司来说是好事,不好吗?”念穆说道。

“是很好。”慕少凌点头,“只是的研究已经趋向成熟,肯定花了很久的时间来研究,是在之前的公司研究的?”

念穆一听,就知道他在担心什么,微微颔首打消他的疑虑:“有部分是在我上一个公司里研究的,不过大部分的研究是我离职后私下研究,他们并没有我的研究配方。”

慕少凌点了点头,手机恰巧响起,他看了一眼,是个陌生的电话号码,想也没想,直接挂掉。

念穆一言不发,等着他的话。

“看报纸了吗?”慕少凌问道,估摸着刚才的电话也是那些八卦记者打来的。

“您是指那篇花边新闻吗?我看过了。”念穆的心轻轻颤抖了一下,就知道,他始终会提起,她的心里忐忑不安,他是怎么看的?

她抬眸,看着慕少凌脸上的平静,一时之间,却觉得有些看不透。

“嗯。”慕少凌微微颔首,对视之间,他感觉浑身的神经跳动了一下,这是很久没有过的感觉,“觉得困扰吗?”

“虽然照片看得不太清楚,但希望慕总您能早日解决这个问题。”念穆说道。

要是这个新闻继续闹大,肯定会传到阿贝普的耳朵里,到时候,她也不好解决这个事情,从出岛到现在,她还是没琢磨透,阿贝普的一个报复计划。

“我会尽快解决。”慕少凌听着她说的话,总有一种她要跟自己撇清关系的感觉。

这让他莫名的不爽。

敲门声传来,传来董子俊的声音,“慕总,淘淘少爷的老师来了电话,说是有事要找您。”

慕少凌皱了皱眉头,说道:“进来。”

董子俊“哎”了一声,推门走进来,手里还握着一台手机。

他走进,递给慕少凌。

“好,我是慕少凌。”慕少凌接过,对着电话那头的人说道,声音

冷冰冰的。

学校老师看了一眼坐在椅子上淘淘,说道:“慕先生您好,很抱歉打扰到您,淘淘这边身体有些不舒服,您要把他接回去吗?”

“嗯,我现在过去。”慕少凌应了一声,把手机递给董子俊的瞬间,站起来,拿起一旁的西服外套。

董子俊结束掉通话后,问道:“老板,您要去学校?”

“淘淘不舒服,我带他去看医生。”慕少凌说道,这些年来,孩子的事情几乎都是他亲力亲为,除非有时候要出差没有办法顾及,才会让老宅的保姆跟司机去帮忙。

至于阮白,他从没让她管过孩子的事情。

念穆一听,站起来,不经觉之间,露出担忧的表情。

这抹表情完落入慕少凌的眼里。

董子俊说道:“老板,我要跟上吗?”

“留在这里,跟各位教授聊聊,把他们心里的预算款记下。”慕少凌吩咐道。

“是!”董子俊点头,目送慕少凌离开。

念穆站在原地,估摸着慕少凌已经坐着电梯离开后,她才转过身对董子俊说道:“董特助,我先下楼工作。”

“嗯,念教授慢走。”董子俊目送她离开,摸了摸下巴,这身董特助,与以前的太太呼唤的声调越发的像。

该不会,自家老板真的对念穆有那份心思吧?

但是只是声音像而已,活生生的阮白还在自家老板身边呢?他不可能动心吧?

董子俊越想,越是觉得凌乱。

直觉告诉他,慕少凌最近有些反常,但是,慕少凌又不是那样的人。

More ab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