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旭见状,“哥哥姐姐你们也吃啊,这个排骨可好吃了。”

秦川先去夹,顾延等她夹完后,才去夹的。

排骨软糯,香甜。

秦川想起以前在孤儿院过年的时候,排骨也是这种,是由孤儿院里面的厨师做的。

排骨大概是她们那个时候吃过最好吃的了。

“你,准备,怎么找杨旭的,父母?”顾延问道。

可能是他第一次去问别人的私事,有些不好意思。

“我想周末的时候,先去顾延以前居住的地方看看,或许有什么线索。”秦川说道。

“他家里没什么亲戚什么的吗?如果有亲戚之类的,问一下,也会有很多讯息吧?”顾延建议道。

“那就要去孤儿院那边查了,杨旭是确定没有人收养,才送去孤儿院的,他的记忆里,没有其他亲戚,我也刚出来不久,很多东西都要开始查才能知道眉目。”

“刚出来不久?”顾延对这句话好奇。

“呃,我之前,也是在孤儿院的。”秦川说道,低下了头,不想多说。

清新单纯短发气质美女写真图片

顾延望着秦川那样,喝了一口水,“我的父母也是养父母。”

秦川诧异。

她只是觉得顾延和他父母的气质很不匹配,一看,就不像是一家人的感觉,没有想到,是养父母。

“但是我养父母对我很好,我自己的父母其实有找过我,但是,他们比较忙,我在他们身边不太适应,还是回到了养父母身边。”顾延简单地说道。

那个时候,他也知道,父母感情不和,问题是,他们太忙了,他经常一个人在家,还有一个差不多年纪的男孩,但是经常欺负他。

那段童年时期,过的不是很快乐。

“你养父母看起来,很慈爱。”秦川扬起笑容。

她的父亲对她也不好,有时候想想,如果有一对养父母对她好,她也愿意留在养父母身边,孝顺养父母的。

因为各种原因,她在孤儿院的时候,并没有领养出去,可能是,她去孤儿院里的时候,年纪太大了。

那些来领养孩子的夫妻,其实还是希望孩子小一点,记忆少一点,好大,也容易培养感情的。

“喂,顾延,我们喝一瓶啤酒吧,啤酒没有什么酒精,不会喝醉的。”秦川提议道,“对了,你有十八了吗?”

“有,我三月的生日,刚好十八了。”

“你比我大一点点。”秦川对着老板娘挥手,“老板娘,给我们来瓶啤酒。”

“好嘞。”老板娘应道,帮他们把啤酒打开了,送过来。

来的,还有红红的毛血旺。

秦川给顾延倒上啤酒,也给自己倒了一杯啤酒。

杨旭看着,“秦川姐姐,还有我。”

秦川把啤酒放到了桌子上,对着杨旭说道:“这个啤酒啊,要成年了才喝的,等你成年了,姐姐请你。”

“好吧。”杨旭乖巧地说道。

秦川尝了一口毛血旺,很香,有一点点辣,还好,不是特别辣。

辣的毛血旺配上一口啤酒,这感觉,很不错,吃的嘴巴上都红红的了。

“你也喜欢吃辣的吗?”顾延问道。

她注意到他说了一个也字。“还好,我不挑食,但是,有时候吃辣的,比较下饭,我在孤儿院里的时候很能吃饭,我们那个菜每个人就一点点,但是饭可以随便吃的。”

“那你之前读书呢?你是直接转到了高三,其实你转去高二也可以的。”顾延好奇地问道。

“我是有读书的,我去孤儿院的时候,已经高一了,我们那边的高中只要一开始把钱教了,后面不用交钱,孤儿院不用交钱,他们自然也就放任了,我只是住在那里,有一些吃的。如果我成年,其实不用去孤儿院的,在那里待了两年,就被我父亲接过来了。”秦川大概说道。

顾延更好奇了。

他看房间里,就只有秦川和杨旭,并没有看到秦川的父亲。

他其实一开始就挺好奇。

他们那个学校是私立贵族学校,学费不便宜的,可是,秦川看穿着,就挺普通。

他看到秦川的居住环境,她不像是能在他们学校的学生。

而且,他也看到秦川在打工。

他们这种学校的家庭应该有点钱的,又怎么会让一个高三的学生出去打工?

她身上对他来说,太多的迷。

可是,问太多,他都觉得不礼貌,而且,他的身世,也不想太多人知道,更不想别人知道太多。

如果他的身份爆出去,会有一些麻烦。

毕竟,他的大伯是A国总统,父亲是将军,不仅如此,还是特别行政区的一把手。

那个地方,在球都很有名的,一个特别行政区的国民产值就是国家的二分之一,等于国家其他地区加起来的总和。

吃饭途中,顾延也说去上厕所。

秦川吃了三碗饭,也已经饱了。

这种辣辣的毛血旺,就是下饭啊。

菜也吃的差不多了。

顾延过来。

“我们走吧。”秦川说道。

“嗯。”顾延应了一声。

“老板娘结账。”秦川呼唤老板娘。

老板娘过来说道:“这位少年已经给过钱了。”

秦川反应过来,刚才顾延借口离开,就是去结账的。

“多少钱,说好了我请你的。”秦川要给顾延钱。

“你是女生,让你请不好,下次有机会再请我吧。走吧,我带你们去托儿所那边。”顾延说道,起身。

“那,改天,我在我那里做了饭,请你吃。”秦川说道。

“你那可以做饭?”顾延诧异了。

秦川点头。“老爷爷说可以的,我那不是有一个很大的平台吗?可以搭一个小房子出来,在那里弄个拖线板,就能够做饭的。”

“你是准备长住在那里吗?”

“高中毕业之前,或者是杨旭找到父母之前,都会住在那里。”

“我家里有很多不用木板还有书架,我空了帮你搭,先弄出一个可以固定的框架后,再在上面铺上防水布,再用重物压上就可以了。”

“不用的。”秦川觉得接受他帮助太多了。

她不想平白无故的受人恩惠,“我慢慢弄。”

“对了,我有办法了。”顾延说道。

“嗯?”

More ab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