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云转身冷着脸坐在了正位上。

关幕深和苏青以及霍天明和关浅浅都站了起来,看到陆云的脸色不对,所以都有点战战兢兢。

苏青心想:她和关幕深刚从美国回来,难道她就又要发作找自己麻烦?

这时候,关明起率先发作了。“孩子们刚大老远的回来,这又是要干什么?是不是嫌咱们家太心静了?”

“这是什么话?难道就认为我是一个无理取闹的人吗?”陆云气势败坏的道。

“那到底是要做什么?”关明起已经对陆云失去了耐心。

“们自己看看就知道了,我真是懒得说!”陆云指着转盘上的报纸道。

闻言,关幕深狐疑的伸手拿过报纸,低首看了几眼,就皱紧了眉头。

看到儿子的表情,陆云不由得冷笑道:“幕深,现在知道我为什么一直都极力的反对和那个女人结婚了吧?娶了她,没好日子过,名誉受损,在江州可是有头有脸的人物,现在真是名誉扫地!”

苏青听到是牵扯到了自己,不由得上前,伸手夺过了关幕深手中的报纸,迫不及待的低头去看。

关浅浅上前握住陆云的肩膀,拧眉问:“妈,到底出什么事了?和嫂子有什么关系?我哥怎么会就名誉扫地了?”

“还不是好嫂子的那个爹,把哥和嫂子告上法庭了,说他们弃养他,好把媒体都请了去,现场发布啊,现在江州的喜爱小报都在刊登这个新闻,说哥和嫂子住豪宅,出入豪车,坐拥数亿资产,结果他这个爹却是穷困潦倒,连个遮雨的房子也没有,骂他们不忠不孝,不仁不义!”陆云生气的控诉了一遍。

长发美女室内情绪风朦胧唯美写真

“怎么会这样啊?”关浅浅皱了眉头。

而此刻,一旁的霍天明倒是坐在那里,嘴角有点上翘,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

苏青快速的浏览了一遍报纸的内容,果然和陆云说的差不多。

苏坚强将她和关幕深起诉了,还请来了媒体,说他身体不好,丧失劳动能力,缺衣少穿,而女儿女婿却是亿万富豪,生活奢侈,对他不管不顾,他的诉求是要一座不低于女儿女婿居住的豪宅别墅,要一辆一百万以上的豪车,一个月要求五万以上的生活费,每年还要支付医疗健康和旅游娱乐等费用。

看到这些,苏青都要给气蒙了!

怪不得苏坚强这些日子这么老实,婚礼的时候还没来捣乱,原来是憋着这个坏呢。

此刻,苏青在关家人面前真的是无地自容,虽然她从来都不肯再叫苏坚强一声爸,也一直想和他撇开一切关系,但是在世人面前,她的身份永远都是苏坚强的女儿,身上的烙印一辈子都别想解除。

苏青顿时感觉浑身无力,大脑一片空白,对于耳边陆云的嘲讽也无动于衷了。

在她最为无助的时候,关幕深上前一把握住了苏青的肩膀,安慰道:“其实他搞出这些事情来也不奇怪,不要太当回事了。”

听到关幕深的话,苏青抬头迎上了他关切的眼眸,在他的眼睛中丝毫找不到责备和抱怨,反而是充满了对她的关切。

这一刻,苏青十分的感动,得夫如此,夫复何求?

看到自己儿子脸上别说愤怒,就连一点抱怨也没有,陆云非常气愤,直接就发难道:“幕深,这件事已经在江州传的沸沸扬扬,过两天都会传到省城去,咱们关家肯定是丢人现眼了,说怎么办吧?”

陆云说完就白了苏青一眼。

关幕深想了一下,说:“妈,这件事都交给我去处理。”

“处理,怎么处理?是要满足苏坚强的那些无理要求?咱们家确实家大业大,但是也是咱们一分一分辛苦挣来的,也不是大风刮来的,有那些钱我们可以去做慈善,何必要给一个无赖?”陆云说话的表情里带着无比的嫌弃。

“妈,那想让我哥怎么办啊?其实我哥也挺为难的,那毕竟是嫂子的爸嘛,给点小钱其实也不为过啊。”关浅浅这个时候小声的替关幕深和苏青说话。

“知道什么?让来插嘴?”见女儿向着苏青说话,陆云马上责备关浅浅道。

见母亲生气了,关浅浅虽然委屈,但是也不敢说话了。

“妈,我和苏青已经结婚了,而且还有了两个孩子,夫妻本是一体,她的麻烦就是我的麻烦,我自然会解决的,您就不要再责备无辜的人了。”这时候,关幕深道。

见儿子顶撞自己,陆云便生气的道:“无辜?谁无辜?要不是娶了她,她的爹能败坏到我们关家的名声吗?还不都是她害的。”

陆云的手指着苏青。

苏青知道陆云这是逼着自己拿态度呢,她也不想连累关幕深和关浅浅,便直接站出来道:“妈,虽然我从来没有承认过苏坚强,但是他的确是我的生身父亲,这个事实改变不了,现在的事情都因我而起,我会自己解决的,绝对不会连累到关家。”

听到这话,陆云冷笑着嗤之以鼻道:“解决?怎么解决?拿着我们关家的钱去解决吗?”

苏青一皱眉头,刚想说什么,关幕深便握住了她的手,抬头对陆云道:“妈,事情现在已经出了,您再生气也没有什么用,现在是想解决问题的时候。”

“我倒是有一个主意,问题马上可以解决,就看她同不同意了?”陆云的眼睛瞟了苏青一眼。

“什么主意?”苏青盯着陆云问。

陆云这时候冷笑道:“只要马上在报纸上刊登一个启示,就说从此以后断绝和娘家一切人的关系,从此那个爹,还有那个妈谁也不许来找就是了。”

听到这话,苏青不敢置信的的盯着陆云,迟疑了两秒钟,才语气激动的道:“一切都是苏坚强不要脸,和我妈有什么关系,要让我和我妈妈断绝关系,我妈把我养大不容易,这不是让我不仁不孝吗?”

More ab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