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也跳的太好了吧。”海妮对着摄像头比了一个OK的手势。

“这应该是这么几届以来,最有潜力和最有星相的。”王巨看了也感叹地说道。

“这个是超A,没问题了,但是这个起点有点高,下面如果不太好的,都不好意思安排进A班了。”阿蒙说道。

第二个表演的是陆翰宇。

“哇哇哇,这个少年也可以啊,这些学霸,果然是学霸,一会会,就能把一首歌一支舞训练的这么好。”阿蒙感叹道。

“这也是A的水平啊,第三名压力大了。”王巨说道,看向秦川。

秦川上去,也是没有任何压力,就把舞蹈和歌曲部演绎了下来。

“我感觉这维尼高中,人才辈出,这才多长时间啊,这些学生都是天才啊,这女孩刚才也一直在做数学题的,原来早就胜券在握,这维尼高中是宝藏地,果然,贵族学府,就是不一样啊。”阿蒙感叹道。

但是,也就这前三,唱跳特别好,后面的,不管是唱和跳,各种问题,动作没有这么干净利落,唱歌音准不准,要么唱不上去,要么,干脆就来了一段随性表演。

最后,A班的,是陆翰宇,陆如意,顾延,秦川,还有,秦可楚。

同学们在后背议论道:“昨天陆如意一点都不会,今天就这么会跳了,她肯定是有人教了。”

“那还用说吗?也不想想MTH是谁喊来的,她是公主,肯定会被选上的,她是内定的名额,你就不要羡慕了,这次组合会选七个人,那五个,我觉得我们是挤不掉的了,我们这二十五个钟,再选两个出来。”

甜美大眼萌妹美女户外清纯白皙农家乐图

“你看到没,乔诗娇和陆如意走那么近,她估计也是其中一名,我们二十四个人中啊,只有一个名额了。”

“不是吧?最后是由选票产生的,看吧,我听说秦川和陆如意的关系很不好,如果是内部操作的话,那秦川的这个名额,不一定有。”

“按照你这么说,陆翰宇也就是过来玩玩的,他不一定会最后成团,还有那个秦可楚,成绩那么好,最后成为练习生的可能性也不大。”

“所以我们还是很有希望的,加油吧,奥利给。”

放学了,秦川和顾延骑自行车回去。

时间有点晚了,所以,他们各自回去了。

秦川才洗好澡,躺在床上,准备做题目,手机响起来。

她看是陆翰宇的,接听。

“你跳的很好啊,别告诉我,你今天没有偷偷训练?”陆翰宇笑着说道。

“上午和下午都练习了。”

“呵呵。”陆翰宇笑,“有传言说我也被华清府保送了,你怎么看?”

“你的成绩一直很稳定在前面,被保送也正常,看你的意愿了,你是想去华清府,还是想出国。”

“你呢,你考虑好了吗?是出国还是在国内。”陆翰宇问道。

秦川想了想,“我很感谢你,给我这次机会,但是,我应该会去华清府。”

“为什么。这次出国的机会很好,我会带你认识很多人,这些人,应该会对我们的未来很有帮助。”陆翰宇不解。

“可能跟我目前的条件也有关系。”

“你出国的费用我可以出。”陆翰宇说道。

“不是这个意思,我现在被保送华清府,其实是有很多时间做我自己的事情的,如果出国,那么要重新考试,关键是,我英语其实很差,做试卷目前尚且可以,但是口语上面还是很有问题的,我去了,可能上课就是一个问题,老师讲的我听不懂,他教的再好,对我来说,鸡同鸭讲。”

“这些都没有关系的啊,我可以帮你补习,而且,重要的,其实是你的学校,包括你认识的人,你做的事情,这些才是你的资源啊。”陆翰宇劝道。

“我知道,我再考虑下吧,反正也不着急,对吧?”秦川问道。

“是啊,我倒是觉得,提高英语的最好方式就是环境,要不这样,一个月后,我带你去下,你感受一下氛围,正好,我已经和费卡泽的公子有个聚会,应该挺有意思的。”陆翰宇说道。

“倒是后再看,我已经自费的,呵呵。”秦川没有答应,她是一个理智的人。

“好,不早了,早点休息。”陆翰宇见好就收的挂上了电话。

秦川躺在床上。

她明白的,跟着陆翰宇出国,能够接触她想接触的商业圈子,而且,见到的部是高端人士,能够在他们的身上学习到很多在学校里面学习不到的东西,起点会很高,甚至是少奋斗十年,可是,隐隐地,又觉得不太合适,她跟陆翰宇出国,算什么,怎么有种,关系很好,一起相约出国的感觉,她和陆翰宇没有那么好的关系。感觉,挺让人误会的,可,跟他出国,确实是不错的起点。”

早上,她起床后,躺在床上做题目。

手机响起来,是一个陌生的座机电话。

秦川接听。

“你好,我们是大脑节目组的,你已经通过首轮选拔,请问你这周六十点有时间吗?”对方很客气地问道。

“有。”

“希望你能准时参加我们的录制。地点在国贸大厦15楼,A市影视。”

“好,谢谢。”秦川说道,挂上了电话。

她给顾延发消息过去,“我刚才收到了大脑的通知,说是周六参加大脑的录制,你收到没有?”

顾延扬起笑容,回消息过来,“收到了,如果是周六的话,跟MTH的录制倒是不冲突,今天下午我们去下学校啊?我跟校长沟通了,把图发给了他们,让他们做,我们看下现场的效果。”

“嗯,好。”

“一会你过来吗?”顾延问道。

“我先看会大脑以前的录制,熟悉一下他们题目的难度,今天就不过来了,上次买了很多菜放在冰箱里,我也要吃掉的,下午你去学校的时候喊我一声。”秦川说道。

“嗯,那好吧,有不懂的题目叫我。”

秦川一边看电视,一边洗衣服,把家里整理一下。

前段日子,她专心考试,做练习,工作,家里已经很久没有整理了。

快十一点的时候,顾延打电话过来……

More ab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