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来的时间里,江枫一直在热情地推荐潘灵吃菜。

潘灵一口肉,三四百经验值,一口胡萝卜,两百多经验值,她就连吃一口青椒都能给一百多经验值!

可能因为火锅底料不是江枫炒的缘故,即使他已经非常殷勤的帮所有人涮火锅,下菜夹菜配酱料忙得不亦乐乎,但游戏并没有把火锅算作他做的菜,所以也没有经验值。

一顿饭吃下来,江枫的经验值直接刷到了(49901/50000),眼看只差99点经验值就能升到10级了。

如果不是潘灵真的撑到吃不下,盘里又没什么好菜了,只剩几块辣椒,江风真的很想劝潘林再吃一口辣椒,把那最后99点经验值给吃出来。

吃完了,桌上一片狼藉。

饭后刷锅刷碗,永远是最痛苦的事情,但总得有人来干。潘灵是客人,不可能让客人来刷碗,所以只能在江枫和陈秀秀中诞生一个刷碗人选。

两人目光相撞,都在用眼神很清楚地告诉对方。

你刷碗!

“扳手腕吧!”江枫打量着陈秀秀已经没有他粗的胳膊,想着自己这些天如此辛苦颠勺,肱二头肌都快练出来了,和100斤不到的陈秀秀比扳手腕肯定是稳操胜券。

“好!”陈秀秀答应的很爽快,脱掉了外套,撸起了袖子。

露出了她充满肌肉感的小臂。

爱摄影阳光少女私房写真

江枫默默摸了摸自己的小臂。

“你……健身了?”江枫迟疑了。

“嗯。”陈秀秀道,“我觉得你说的有道理,光靠节食容易反弹,还是健身比较长久。我在我们学校旁边健身房办了张卡,还上了私教课,效果确实很好。”

何止是很好,江枫感觉他手上的肌肉都没有陈秀秀手上的多。

但是,江枫他作为一个男生,平时在厨房也算是干体力活,陈秀秀现在比自己都轻,还有性别劣势,就算健身,自己应该也能掰得赢她。

他这一次,一定要把前面十几年白手腕输掉的场子一次性全找回来!

“来吧!”江枫目光坚定。

潘灵当裁判,两人右手相握,无形的战争已经打响。

十秒钟后,江枫握着右手手臂,怀疑人生。

如前十几年每一次扳手腕的结局一样,江枫秒败。

挣扎都不带挣扎一下的那种。

江枫感觉,陈秀秀的力气好像更大了。

他是不是也该去健身房练半年,然后暑假的时候再回来找场子。

江枫一边刷碗,一边思考这个严肃的问题。

陈秀和潘灵都回隔壁了,江枫刷完碗,早早的洗漱完后,便躺在床上如每一个肥宅一样瘫着玩手机。

江枫一边心不在焉的刷着新闻,一边想着明天烧点什么菜,把陈秀秀和潘灵再骗过来给他刷点经验值,最好把几个堂哥也一起骗过来,虽然他们给的经验值肯定不多,但蚊子再小也是肉。

正想着明天的菜谱呢,江枫突然想到了一个严肃的事情,急忙点开属性面板。

上次游戏更新之后,出了一条新注明,每10级解锁新功能。解锁新功能,不就是要游戏更新吗?

这可不行!

万一这是一更新又更新几个月的,江枫没有办法使用鉴定技能,厨艺大赛之前还没有更新完成,以江枫目前的水平很难判断自己的菜是否成功。

中级鉴定在某些情况下还是挺好用的,至少他可以大致告诉江枫他做的菜有哪些问题。

但是只差99经验值了,想拖到3月份明显不可能,他接下来还要回乡下练习厨艺呢。虽然大多数都做给二花三花四花五花吃了,那老爷子和江卫明还是偶尔会尝上一口,他们觉得凑合的菜。

你一口我一口,今天一口,明天一口,99点经验值肯定会刷出来。

江枫可一直记着他道具栏里还有两段记忆没有看呢。

两段记忆都是李明一的记忆,是江枫通过摸照片摸来了,现在也分不清哪个是哪张照片上来的,边随便挑了一个,点击是。

等模糊的景物逐渐清晰,江枫发现他居然在一间正忙得热火朝天的厨房里。

人还挺多的,男男女女,每个人都忙得热火朝天。

看上去依旧只有十几岁的江慧琴站在厨房门口,身边是她的丫鬟,拉着她的袖子不让她进去,还不停地劝道:“少夫人,少夫人,您真的不能进去!”

“为什么不能进去,平日里我都能能进厨房,怎么今天反倒进不得了。”江慧琴挣扎着想松开丫鬟的手,“小芹,你别拽了,我就去给奶奶做一道拔丝地瓜,不做别的耽误不了多少时间,奶奶最爱吃这道菜了。”

“少夫人,今天日子不一样,今天是年三十,偏方远方家的表、堂小姐少爷太太们都去后厅陪老夫人了,就您跑到厨房里不像样子。”小芹死拽着江慧琴的衣袖不松手,就是不让她进去。

江慧琴急了:“就是因为是年三十我才更要做拔丝地瓜,奶奶前两天还在念叨这道菜,昨天我还特意去泰丰楼找我哥哥指点了我炒糖和拔丝,哎呀,你松手!你不拉着我我早就做完了,现在奶奶都吃上了。”

“不管怎么样,今天您不能进去!您这身衣服还是新做的呢,太太特意让裁缝上门定做的,您要是因为做菜把衣服弄脏了,太太肯定要不高兴!少夫人,就晚一天,晚一天,明天做也行呐!”小芹整个人拦在门口,挡在江慧琴前面,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

“不一样!”江慧琴试图闯进厨房,“今天和明天不一样,年三十晚上的团圆饭,和初一的剩饭能一样吗?”

厨房里的人仿佛没长耳朵一样,没一个朝门口张望,都各做各的事情,仿佛江慧琴和小芹并不在门口。

“少爷,少爷,您可算来了,你快劝劝少夫人,她非要现在去给老夫人做菜。”小芹看见李明一朝她们这走来,就像看见救星一样。

“明一,你快来管管小芹,她非拦着不让我进去给奶奶做拔丝地瓜!”江慧琴也朝李明一告状。

“今天大年三十,奶奶能吃到你做的拔丝地瓜肯定高兴,小芹你没事拦着少奶奶做什么。慧琴,我刚刚在后厅没看见你,我就猜到你肯定来厨房了。”李明一笑道。

“少爷你不知道,今年京城的绸缎庄缺货,少奶奶只做了这一身新衣,要是少奶奶把这身衣服弄脏了,粘了糖不好洗不就得穿着旧衣服过年吗?到时候太太肯定不高兴,少奶奶肯定要被骂。”小芹诉苦。

“我好歹也是跟我哥哥学过几年的,我又不是厨房新进的学徒会做的菜弄自己一身,我怎么可能会搞脏!”江慧琴拉着李明一的衣袖撒娇,“明一,我可推不动小芹,你力气大,你快把她拽走!”

“好了,小芹,让开吧。你怕厨房油烟重少奶奶弄脏衣服我明白,我陪着她,到时候要脏我们两个一起脏,要挨骂我们两个一起挨骂,慧琴她今天不把这拔丝地瓜做了她睡不着觉。”李明一笑道。

小芹无奈,只能让开。

江慧琴终于如愿以偿拉着李明一进了厨房。

More ab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