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穆走到病床旁边,微微弯身。

   慕少凌长臂一伸,直接搭在她的肩膀上,然后另外一只手则是撑着床头柜,双臂用力的瞬间,他成功下地。

   两人的距离太近,念穆不敢抬头看他的表情,只能紧紧看着地面,问道感觉怎么样?

   不碍事。慕少凌抿着唇说道,下地的瞬间只觉得有点晕,但是站稳了,却还好,除了觉得双腿还是没有什么力气外,一切都是正常的。

   那试着走几步看看,要是不行就别勉强。念穆感觉到他说话的时候,有气息喷洒在自己的头顶,便觉得热乎乎的,连脸都忍不住热乎起来。

   慕少凌轻轻嗯了一声,尝试走了第一步。

   念穆赶忙跟上,又细心地注意着他的呼吸,几下的呼吸,她就听出了平静,好像没什么,于是没说什么,默默地搀扶着他走进洗手间。

   顺利把慕少凌扶到马桶边上,她说道你先坐下。

   慕少凌点了点头,答应了。

   念穆扶着他坐下,然后说道我在外面等着你,你好了说一声我就进来。

   说完,她便快步离开洗手间,并且关上门。

   念穆背靠着墙壁,用力深呼吸,只是短短的一段路,她的背脊早已经冒出热汗来,而心跳,更是凌乱得不受控制。

   假日牧场里的俏皮女孩

   刚才扶着他走路的时候,也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怎么样,她总感觉慕少凌的头是低着的,所有的炽热呼吸,喷洒到她的头顶。

   这样亲密的距离跟动作,她有些承受不住,刚刚发生的一切,好像是有意的,但本就是无意的。

   念穆靠着墙壁仰头望着天花板深呼吸着,手则是扇着脸,想着让脸上的温度快些散去。

   过了会儿,她听见马桶冲水的声音,正犹豫要不要进去的时候,洗手间的门则是被打开。

   慕少凌一手扶着门,一手扶着墙壁走出来。

   念穆连忙扶着他的手臂,慕总,您还好吗?

   她没想到慕少凌这样就走了出来。

   没事。慕少凌说道,任由她扶着,一步步走向病床。

   念穆扶着他坐下后,才松了一口气。

   慕少凌看着她,忽然问道刚才你醒来的时候,是想要唤我的名字?

   念穆愣了愣,睡觉的时候,她做了个梦,梦到了过去,以至于醒来的时候,傻傻分不清到底是现实还是梦境里,所以才会如此。

   她摇头道没有吧,慕总您是听错了。

   慕少凌很清楚自己没有听错,但是她这般逃避的态度,也没有继续逼问,看了一眼时间,他说道很晚了,继续睡吧。

   嗯。念穆闻言,转身走回陪护床处。

   即使是背对着他,她也能感觉到探量在自己身上的那束眼光。

   念穆假装若无其事地躺下,顺带的帮淘淘掖了掖被子,依旧背对着病床的人。

   耳边传来一点点声响,她知道,那是慕少凌躺下了。

   念穆闭上眼睛,摸了摸自己依旧烫热的脸蛋,今晚脸红的次数,实在太多了

   也不知道透过床头那点灯光,慕少凌有没有看出什么来

   另外一边。

   董子俊的确还在公司,他调了个闹钟掐准了时间,给周小素发了一通视频通话。

   视频通话刚被接通,大周跟小周的脸蛋就出现在屏幕前,董子俊笑着与她们姐妹两说了好会儿的话,才看见周小素。

   周小素看了一眼他背后的环境,皱眉问道你这个时候还在公司?

   嗯。董子俊看着她,情意绵绵,隔着屏幕看着,是怎么样也没法缓解自己的相思之苦。

   周小素抱怨道你这是加班到这个时候?慕少凌也太没人性了吧?这样劳役你?该不会只有你一个人在加班吧?

   没有,我只是加班到晚上十点,然后也懒得回酒店了,直接睡在公司。董子俊立刻解释道。

   你傻呀,有酒店不住你住在公司,是觉得趴在办公桌上睡觉比较舒服吗?周小素翻了翻白眼,话语里带着嫌弃,但是董子俊知道,她这是心疼了。

   这里离医院比较近,所以我睡在这边,明天去医院也方便些。董子俊解释道,慕少凌之前说了明天就能出院,加上工作弄完以后已经是晚上十点多,所以他干脆在公司休息,等明天也不用太赶。

   医院?你的身体不舒服?周小素闻言,立刻往镜头前面凑了几分,想要把他的神色看得清楚些。

   不是我,是我老板。董子俊把慕少凌中了蛇毒的情况一一告知。

   周小素听后,才放心下来,慕少凌的事情她也没有心思管那么多,董子俊没事就好,她又道慕少凌还真是倒霉,不过你居然在公司,医院里给他请了护工啊?

   是念教授在照顾着。董子俊没有隐瞒。

   念教授

   ?就那个跟慕少凌曾经一起上过花边新闻的女人?周小素的语气高了几调。

   董子俊点了点头。

   周小素立刻说道董子俊你傻啊,怎么能让他们待在一起,孤男寡女的,清白的也能变得不清白,你糊涂啊,要是他们发生点什么,阮白该怎么办?

   虽然跟阮白已经没什么多的交集,但是周小素还是很维护她的。

   这是老板要求的,小素,我只能听着。董子俊明白周小素为何那么紧张,毕竟阮白没有失忆之前,与她的关系很好。

   他要求的你就照样做,那个女人长得那么漂亮,我就不信了,她没那份心思周小素嘀咕着。

   董子俊想了想,要是真的追究谁有那份心思,她觉得,还是都慕少凌有那份心思才对。

   平时见着念穆,她都是一副要躲着慕少凌的模样。

   反倒是自己老板,完没有避嫌,而且还要接近念穆的意思不然,今晚他也不会做那样的安排。

   周小素见他不说话,又说道你们还有个来星期才能回来吧,你一定要好好看着,别让那个女人得了机会,知道吗?

   。

More ab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