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少凌皱起眉头,目光凌厉。

如果干扰器在别墅里,而且靠近监控,那小偷是怎么做到把干扰器带进来然后屏蔽信号的?

阮白看着他严肃的表情,知道他在想着监控的事情,她不想打扰,低声说道:“我先带湛湛上楼。”

“嗯,等会儿我让保姆把早餐送上楼。”慕少凌亲了亲她的额头,松开,走向沙发处。

阮白牵着湛白的手,低声道:“我们先上楼。”

“好的,妈妈。”湛白脸上还带着虚弱,听她的话,往楼上走去。

看着妻儿上楼后,慕少凌走进厨房叮嘱保姆,给他们准备早餐,尔后踱步至客厅,问道:“你怎么这么肯定?”

“慕总,是这样的,房子外面的监控我们的技术人员已经全部修复,只有房子里面的监控还在修复之中,越接近干扰区,那就越难修复,所以说,只有干扰器一直在房子里这个情况才能解释得通这个状况,同时,我们检查过,所有监控受到干扰都是同一时间,但是强度却不一样,但是波段却很均匀,就是说,干扰器一直跟这些监控保持着相同的距离。”安保公司的老板解释道。

慕少凌瞬间明白,这个监控不可能是小偷自己带进来的,这一切的证据解释都是,干扰器在别墅里,而且是提前安装好。

“管家。”他唤道。

“少爷。”管家恭敬地上前,弯着腰等待吩咐。

“老宅最近有陌生人进来吗?包括修理工人这些。”慕少凌问道。

清秀温婉美女的春游记

“少爷,最近老宅没有陌生人出入,而且也没有水电维修记录。”管家回答道。

“你肯定?”慕少凌看了他一眼。

“是的,少爷,我肯定,距离上一次的水电维护已经是半年前,后面陆陆续续有过几次维修,我都记录在本子上,但是最远的那次已经是五个月前。”管家肯定道。

“把本子拿给我。”慕少凌不会放弃任何一个可能性。

如果事发前干扰器就被安装好,那出入过别墅的人都有嫌疑,他要亲自排查。

管家取来本子,恭敬地递给他。

慕少凌一页页翻着,又问道:“有找到干扰器吗?”

“没有,我们用专业的器具探查过都没有找到,估计是小偷离开的时候顺带取走了。”老板回答道。

慕少凌皱了皱眉头,提醒他,“如果是他取走了,干扰器没有关闭的情况下,波段会受到影响吧?”

“是,但可能用了某种特殊的手段……”老板解释道。

“什么手段?”慕少凌追问着。

“这个国外现在很多这种技术,不过具体是什么,我们还要调查清楚。”老板被质问得额头冒出了一点点细汗。

“如果有这个技术,那刚才干扰器在屋子里的情况也解释不通。”慕少凌没发现什么可疑的名单,合上本子。

“这……”老板无奈,这下子他也解释不通了。

“干扰器就在房子里,无论你们用什么办法,都给我找出来。”慕少凌下了命令。

老板欲哭无泪,他们用了最先进的仪器探测过整个一楼,都没发现,现在还能有什么办法?

但是慕家这种他又得罪不起,要是这件事没有处理好,坏了公司的口碑,在业内他们也不用混下去了。

老板只能硬着头皮答应,“好的,我们重新探查,进行地毯式搜索。”

慕少凌把本子递给管家,道:“你把里面的名单复印出来给我。”

“好的,少爷。”管家拿着本子离开。

张娅莉下楼,她看着还在忙做一团的技术人员,心里慌乱得很。

她一直探听着他们修复的情况,知道他们已经把花园的那些监控修复好,如果运气够好的话,厅里的这些监控他们都能修复好。

若是这样……

张娅莉很是害怕,打算去银行那一笔钱给阿强,让他先别处理那批古董,躲着等事情淡了再说。

“少凌,你回来了?”她上前道,又瞄了一眼技术人员的电脑,还是一片雪花。

“嗯。”慕少凌点头,眼睛紧紧锁着电脑屏幕,冰冷的气息强大得让技术人员加快了敲键盘的动作。

张娅莉关心道:“湛湛好些了吗?”

“退烧了,在楼上休息。”慕少凌依旧没看她一眼。

张娅莉假装松了一口气的模样,道:“那就好,这一整晚的都是什么事情啊,害得我一个晚上没休息好,我先回去了。”

慕少凌没有挽留。

但是安保公司的老板却把她留住了,“夫人,请留步。”

张娅莉心“咯噔”了一下,转过身,故作出不耐烦的模样,“有什么事?”

老板知道她是慕少凌的母亲,毕竟以前T集团出事的时候她那泼辣怼群众跟记者的事情被登过报纸。

他恭敬问道:“夫人,我们在查看出事前跟出事后没被屏蔽的监控发现您都在一楼这边待过,想请问一下您有没有发现一些小物件?比如小小的一个,像个蓝牙耳机一般或者摄像头大小的东西。”

张娅莉被他的话给吓得心跳加速,勉强维持着自己的淡定,“什么玩意啊?这是我家我还不能出现了?”

“不是,您别误会,我们就是想问一下您有没有看见过干扰器之类的东西。”老板笑着问道,态度极好,他们怀疑屋子里有干扰设备,但是查了一圈都没找到,他也是死马当活马医,问起她来。

“没有没有,我怎么可能会看到这些,莫名其妙的,你们是怀疑我安装了干扰器?”张娅莉声音抬高了几调,掩饰着心里的慌张。

“不敢不敢,就是问问。”老板心里苦,怎么到哪里都不是人了。

张娅莉冷哼一声,看了一眼慕少凌,他的表情依旧淡定,好像没有怀疑什么。

她嘲讽道:“我要是什么都知道,还要你们跟警察来做什么?莫名其妙。”

说完,她转身走了出去。

慕少凌看着张娅莉的背影,皱起眉头,就算是她觉得被冒犯了,这个反应也太大了吧。

老板看着他,想要解释:“慕总,我并没有怀疑您的母亲的意思。”

More about: